博文

《金刚经简注直解浅释》下卷:别解文义——第二部分:正宗分:第九品 一相无相分:

[ 2017年08月09日 ]

     《金刚经简注直解浅释》下卷:别解文义——第二部分:正宗分:第九品 一相无相分

 

贰:阐无住以开解:

一:示果广明:

    (一):泛论四果:

1:明初果离相:——(第四十一节)

经文——第九品 一相无相分

简注——所谓的一相,即是一个相、一个分别执着等等的意思。无相,即是离相,也亦是不分别不执着。

直解——就是一个相都没有存在,也就是无相离相。

浅释——此段经文则是讲说,所谓的一相无相,即是真正的离相。所谓的一相无相,即是真正的降伏了妄想分别执烦恼惑业,也亦是真正的无相离相。

在修行的过程中,不单单是不能够去分别执着佛法,而且也不能够佛果圣位圣德。也就是说在修行的过程中,不单单是对于佛法要真正的做得到无相离相,而且也必须要对于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圣位无相离相。二乘圣众认为佛所讲说的教理教法,亦是有一个法可以求取到,以及认为依照这个法修行就必定获得到果德,这就是所谓的法执。二乘圣众虽然彻底的断除掉了我执,但是还有法执没有真正的彻底断除掉。故此 只能够真正的契证有余涅槃,不能够真正的契证无余大涅槃。如若是对于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生起了种种的意识与语言的分别执着,也亦是随着经典文字生起了种种解义,即是落在了能知与所知之上,也就是生起了所知障与烦恼障。然而真实的大般若智慧之实相,则是非一相,非异相,非无相,非非无相,非非一相,非非异相,非有无俱相,非一异俱相,即是所谓的无相离相,即一切法,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也唯有真正的能够把所有一切诸相彻底的破除掉,以及也就是把所有一切妄想分别执着惑业彻底的断除掉了,才能够真正的彻见如来,才能够真正的获得到大般若真实相,也就是才能够真正的通达明了人生宇宙的真实相。

经文——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须陀洹名为入流,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

简注——所谓的须陀洹,是梵语的音译,汉译为入流,即是属于二乘初果圣众。所谓的作,即是造作、行为、作为等等的意思。所谓的是念,即是这个念头、起心动念、念念生起等等的意思,也亦有思念、想念、怀念、忆念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不,即是不、不是的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不也,即是不是的、不是这样了的、不可能的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何以故,即是为什么、什么因故等等的意思。所谓的入流,即是进入圣众的行列、契证圣德的果位等等的意思。所谓的无所入,即是没有进入、没有契证等等的意思。所谓的色声香昧触法,则是属于六尘。

直解——释迦牟尼佛告诉须菩提说,须菩提呀,如若是依照你的意思,契证到了初果的须陀洹果位进入了圣流的圣众,是否可以生起我已经契证到了须陀洹果位的圣众这样的想法与观念呢?须菩提回答释迦牟尼佛说,世尊,这是不可以的,这是因为须陀洹这个果德虽然称作为入流,而实则确确实实地是没有真正的所入,即是而无入。也只是没有对于色声香昧触法这六尘无所分别执着,也就是真正的做得到对于六尘无相离相,所以才假名为初果须陀洹。初果虽然是假名为入流,但是只是一个假名而已,并没有真实的理体存在,也并没有一个真实相的存在。所以不应该生起一个须陀洹初果这样的念头与想法。

浅释——此段经文则是讲说,释迦牟尼佛运用比喻的方式方法,来讲说真实般若智慧的道理。也亦是运用须陀洹果德来作为比喻,从而讲说实相般若的道理。须陀洹这个果德虽然称作为入流,而实则确确实实地是没有真正的所入,即是而无入。也只是没有对于色声香昧触法这六尘无所分别执着,也就是真正的做得到对于六尘无相离相,所以才假名为初果须陀洹。初果虽然是假名为入流,但是只是一个假名而已,并没有真实的理体存在,也并没有一个真实相的存在。所以不应该生起一个须陀洹初果这样的念头与想法。

所谓的须陀洹,则是梵语的音译,汉译为入流。以根不入尘,而能入于圣流。又因为是属于初预圣人之流的缘故,所以又汉译为预流。即是真正的逆凡夫六尘流,进入圣人法性流,进入小乘圣人之法性里边。也就是说,虽然是居住在世间的尘世,确是已经真正的进入了圣流。须陀洹则是属于阿罗汉的初果,也亦是小乘的初果,以及也称作为见道位。须陀洹还要历经七次生死,也就是来往人间天上七次,才能够真正的契证要罗汉果位。小乘的初果圣众,则是已经真正的超越了色界、欲界、无色界这三界之中八十八品见惑,即是以十心来彻底的断除掉了见惑。所谓的见惑,即是生起了贪爱 对境界上生起了一种贪心和爱心。见惑亦有八十八品见惑,但是悉皆是以十六心来断见,以及十六心又分作为八忍与八智。所谓的的八忍,即是苦法忍、集法忍、减法忍、道法忍、苦類忍、集類忍、减類忍、道類忍这八忍。所谓的八智,即是苦法智、集法智、减法智、道法智、苦類智、集類智、减類智、道類智这八智。八忍与八智则是属于四谛地,即是属于苦集灭道四谛法。修行到了初果罗汉位时,即是以八忍八智来彻底的断除掉了三界之中的见惑。

所谓的果,就像树上所结的果子一样,虽然结了果子,但是还没有真正的成熟。等到真正的成熟之时,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道。从而得知,初果、二果、三果都是称作为果,等到了四果阿罗汉时,就称作为阿罗汉道了。就好像结的果子已经成熟,收回来了一样。以及也把初果称作为见道位,二果与三果称作为修道位,则是把四果称作为无学位。

所有一切法,都是属于因缘法,也亦是缘生缘灭法,即是所谓的缘聚则生,缘散则灭。所有一切法,悉皆是因果法,不单单世间法悉皆是因果法,而且修行成佛,也亦是属于因果法。如是因,如是果。因果通三世,即是通过去、现在、未来三世。“若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若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万法皆空,因果不空。所有一切万法,悉皆是因缘和合而生,无有自性。但是所谓的因果,则是造作了业因,将来就必定要获得到真实不虚的果报。造作善业,必定要获得到善报。造作了恶因,财务室要获得到恶报。

所谓的清净心,所谓的平等心,所谓的觉悟心,即是无相离相心,也就是真正的没有妄想分别执着之心,以及也就是真正的彻底放下之心。如若是生起了种种妄想分别执着心,如若是生起了种种欲望心,如若是生起了种种的求取心等等,悉皆是属于生起了染污心,也即是生起了惑业心。清净平等觉悟心,则是每个众生本来具足的离所有一切无染污之心,所以也称作为自性清净心。故此可知,能够真正的以清净心来修持种种的教理教法,即是真正的如理如法修行,以及才能够真正的获得到真实的大般若智慧。因此说,清净心则是大般若智慧的根本资粮。

2:明二果离相:——(第四十二节)

经文——须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来,而实无往来,是名斯陀含。

简注——所谓的斯陀含,则是梵语的音译,汉译为一往来,简称为一来。所谓的作,即是造作、行为、作为等等的意思。所谓的是念,即是这个念头、起心动念、念念生起等等的意思,也亦有思念、想念、怀念、忆念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不,即是不、不是的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不也,即是不是的、不是这样了的、不可能的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何以故,即是为什么、什么因故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一往来,即是一次往来人间天上。所谓的往来,即是往返来回,即是一去一回的意思。

直解——释迦牟尼佛又继续问须菩提说,那么证得到了二果的斯陀含,他会自己思念自己所证得到的斯陀含果吗?须菩提回答说,不会的,世尊,因为斯陀含的意思是一往来,也就是一次往来人间天上,证得到二果的斯陀含,虽然是已经彻底的断除掉了欲界的六品思惑,但是还有三品思惑业没有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所以还要往返人间天上一次,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获得到阿罗汉圣果。二果斯陀含已经是真正的彻底的断除掉了我执,也不会再生起自我的意念,就是能够真正的不分别不执着自己的来去活动相。也就是说二果斯陀含是已经真正的证得到了无来无去的般若智慧,即是所谓的无所来无所去,所以称作为斯陀含。

浅释——此段经文则是讲说,释迦牟尼佛运用比喻的方式方法,来讲说真实般若智慧的道理。也亦是运用斯陀含果德来作为比喻,从而讲说实相般若的道理。因为斯陀含的意思是一往来,也就是一次往来人间天上,证得到二果的斯陀含,虽然是已经彻底的断除掉了欲界的六品思惑,但是还有三品思惑业没有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所以还要往返人间天上一次,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获得到阿罗汉圣果。二果斯陀含已经是真正的彻底的断除掉了我执,也不会再生起自我的意念,就是能够真正的不分别不执着自己的来去活动相。也就是说二果斯陀含是已经真正的证得到了无来无去的般若智慧,即是所谓的无所来无所去,所以称作为斯陀含。虽然二果一次往来人间天上,但是二果也亦是一个假名,并没有一个真实的实体,故此也亦是不可得。

修行就是修持真实的清净心,真实的清净心,即是无相离相之心,即是真正的彻底放下之心,即是于六尘之中不染污六尘之心。不单单是不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而且也不分别执着古佛授记之相等等。也就是真正的入凡尘救度所有一切众生,而自己的内心确确实实地是清净无染污,即是真正的超越了清净,从而大般若智慧才能够真正的显发出来,从而才能够真正的超越色声香昧触法六尘之染污。所以说,修行就是修持真实的清净心,也亦是修持真实的平等心、觉悟心。

所谓的凡夫,即是流转生死,无穷无尽,不能够真正的解离生死苦厄。所谓的圣人,即是能够真正的超越生死流转,能够真正的超越生死苦厄,也就是真正的能够超越三界。

3:明三果离相:——(第四十三节)

经文——须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为不来,而实无不来,是名阿那含。

简注——所谓的阿那含,则是梵语的音译,汉译为不来。所谓的作,即是造作、行为、作为等等的意思。所谓的是念,即是这个念头、起心动念、念念生起等等的意思,也亦有思念、想念、怀念、忆念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不,即是不、不是的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不也,即是不是的、不是这样了的、不可能的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何以故,即是为什么、什么因故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不来,即是不再来受生死,也亦是不再来往返人间天上了。

直解——释迦牟尼佛双继续问须菩提说,须菩提,你是怎么想的,证得到了三果的阿那含果者,会不会有这样的分别执着,认为自己已经证得到了三果阿那含了呢。须菩提回答说,不会的,世尊。这是因为阿那含李克强大家不再来欲界受生,但是没有真实的不来,即是没有真实的不来法,也没有一个真实的不来我。阿那含深入法性,不单单是不分别执着来相,以及也能够真正的不分别不执着不来相。而在实相当中,确确实实地是能够真正的做得到无来与不来,也就是真正的不分别不执着来与去,所以称作为不来果。来与不来,悉皆是因缘和合,无非是因缘法,无非是缘生缘灭法。通达性空者,能够真正的无相离相者,就不会分别执着,也就是真正的做得到了无相离相,故此称作为不来。

浅释——此段经文则是讲说,释迦牟尼佛运用比喻的方式方法,来讲说真实般若智慧的道理。也亦是运用阿那含果德来作为比喻,从而讲说实相般若的道理。阿那含李克强大家不再来欲界受生,但是没有真实的不来,即是没有真实的不来法,也没有一个真实的不来我。阿那含深入法性,不单单是不分别执着来相,以及也能够真正的不分别不执着不来相。而在实相当中,确确实实地是能够真正的做得到无来与不来,也就是真正的不分别不执着来与去,所以称作为不来果。来与不来,悉皆是因缘和合,无非是因缘法,无非是缘生缘灭法。通达性空者,能够真正的无相离相者,就不会分别执着,也就是真正的做得到了无相离相,故此称作为不来。这个不来的名字,也亦是一个假名,无有实相。

4:明四果离相:——(第四十四节)

经文——须菩提!于意云何?阿罗汉能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实无有法名阿罗汉。世尊!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著我人众生寿者。

简注——所谓的阿罗汉,则是梵语的音译,汉译为无生,即是真正的不生不灭。所谓的作,即是造作、行为、作为等等的意思。所谓的是念,即是这个念头、起心动念、念念生起等等的意思,也亦有思念、想念、怀念、忆念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不,即是不、不是的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不也,即是不是的、不是这样了的、不可能的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何以故,即是为什么、什么因故等等的意思。所谓的法,即是方式方法,也亦是教理教法。所谓的道,即是道果、果德、果位等等的意思。所谓的著,即是执着,也亦是分别执着等等的意思。所谓的我人众生寿者,即是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

直解——释迦牟尼佛双继续问须菩提说,如若是已经证得到了阿罗汉,会不会认为自己已经契证到了阿罗汉果呢?须菩提回答说,不会这样想的,世尊。因为实则没有阿罗汉这个名字,阿罗汉已经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我执。如若是阿罗汉生起了自己已经契证到了了阿罗汉果位,即是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也就是没有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我相,也就是还有我执的存在。

浅释——此段经文则是讲说,释迦牟尼佛运用比喻的方式方法,来讲说真实般若智慧的道理。也亦是运用阿罗汉果德来作为比喻,从而讲说实相般若的道理。阿罗汉已经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我执。如若是阿罗汉生起了自己已经契证到了了阿罗汉果位,即是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也就是没有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我相,也就是还有我执的存在。

所谓的阿罗汉,则是梵语的音译,汉译为应供、杀贼、无生这三种意思。所谓的应供,就是比丘则是阿罗汉的因,阿罗汉则是比丘的果。所以说,阿罗汉应当受到人天的供养,给众生作为大福田。所谓的杀贼,即是杀烦恼惑业之贼。如若是从阿罗汉的果位上来说,则是杀我执之贼,也就是杀烦恼障之贼,即是杀见思烦恼惑业之贼。如若是从菩萨果位上来说,则是杀法执之贼,即是杀尘沙无明烦恼惑业之贼,则是杀法执之贼,则是杀无明之贼。从而得知,所谓的杀贼,即是烦恼惑业之贼。因为烦恼惑业会伤害我们的法身慧命,就等同贼一样,能够真正的把烦恼惑业彻底的断除掉了,即是把贼彻底的灭除掉了一样。阿罗汉已经真正的超越了三途六道生死轮回苦厄,已经真正的契证了无余涅槃果德,也亦是真正的彻底的断除掉了我执,所以把阿罗汉称作为杀贼。则是因中称作为怖魔,而果上称作为杀贼。所谓的无生,即是因中称作为破恶,而果上称作为无生。阿罗汉已经超越了三界生死,不会再会生死苦厄轮回的果报,即是真正的超越了生死轮回苦厄的果报,也亦是契证到了有余涅槃果德,不会再来世间受生死轮回苦厄了,所以称作为无生。因为无生即是无死,有生才能够有死。阿罗汉则是亲自听闻佛陀讲经说法之后,才真正的悟道证果的。故此也把阿罗汉称作为声闻圣众。以及阿罗汉又是声闻圣众之中的最高果位,也亦是在修行的过程中,已经真正的断除掉了烦恼惑业,证得到了有余涅槃果德,在修行道上已经无可修学,因此又把阿罗汉称作为无学圣众。虽然阿罗汉已经断除掉了烦恼惑业,但是只是断除掉了三界之中有烦恼惑业,以及还有无明烦恼惑业没有真正的彻底断除掉,而且所契证的则是属于有余涅槃,还没有真正的契证无余的大涅槃果德。也唯有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无明烦恼惑业,契证到无余大涅槃,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成佛。也就是说,阿罗汉圣众只是彻底的断除掉了我执,还有法执没有真正的断除掉了,阿罗汉则是属于法执圣众。也就是说,阿罗汉圣众只是彻底的断除掉了见思烦恼惑业的圣众,而菩萨也亦是属于彻底的断除掉了见思尘沙烦恼惑业的圣众,也唯有诸佛如来才真正的是彻底的断除掉了见思尘沙与无明烦恼惑业的圣众。

(二):师资证成:

1:示当机无得证:

(1):引佛说:——(第四十五节)

经文——世尊!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

简注——所谓的世尊与佛,都是指释迦牟尼佛。所谓的得,即是契证、得到、获得到等等的意思。所谓的无诤,即是无争竟之心,也就是真正的没有分别执着妄想。所谓的三昧,即是正等正受,也亦是真正的到达了至极精妙之处,也就是正定的意思等等。所谓的离欲,即是无相离相,也亦是远离欲望,以及也就是真正的断除掉了分别执着等等的意思。

直解——须菩提又继续说,世尊,你不是说我在诸大弟子之中,所得到的无诤三昧最尊第一吗?不也是说我是第一离欲望离欲界的大阿罗汉吗?

浅释——此段经文则是讲说,则是须菩提反问释迦牟尼佛,世尊,你不是说我在诸大弟子之中,所得到的无诤三昧最尊第一吗?不也是说我是第一离欲望离欲界的大阿罗汉吗?

所谓的无诤三昧,无诤即是真正的没有分别,也亦是没有我执。三昧则是梵语的音译,也译作为三摩提、三摩地等等,而汉译为正定,即是正定正受、正等正受等等的意思。以及也就是真正的能够远离所有一切邪乱,真正的能够达到了摄心不散乱。所谓的诤,即是冲突、对立、不和平等等的意思,以及也就是辩白与争论,即是具有胜负之心念。然而所谓的诤,也亦有见诤与爱诤之差别。所谓的见诤,即是因为各自执着自己的观念,从而所发生的种种冲突、对立、不和平等等。所谓的爱诤,即是由于对于种种的特质、情感等等境缘切身利益的冲突、对立、不和平等等。从而得知,无论是见诤,还是爱诤,悉皆是凡夫众生之中的最大烦恼惑业。也就是说,争辩则是一种斗争心,也亦是一种争取胜负之心。能够真正的得到无为无所不为,才真正的佛教之中所讲说的中道了义。争强好胜,就与佛教之中的中道相违背。如若是一生起了诤,也生起了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从而就生起了种种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所谓的的无诤三昧,就是真正的没有求取胜负之心,也真正的没有对立、冲突、不和平等等的争斗之心。故此说,所谓的无诤三昧,即是真正的无相离相,也亦是真正的远离所有一切贪欲憎爱心。

阿罗汉亦有三种功德,即是杀贼、应供、无生这三种功德因为阿罗汉杀尽了烦恼之贼,证入了有余涅槃,永远不在承受生死轮回苦厄果报,应当受到人三的供养。也就是说,阿罗汉已经真正的超越三界,永远不在承受欲界、色界、无色界之中所有一切烦恼的困扰了。也亦是能够真正的通达明了空性理体,能够真正的随顺世间,以及也能够真正的修持种种的大忍辱,对于所有一切众生也能够真正的做得到无恼无诤。

须菩提是离欲阿罗汉,即是解空第一阿罗汉。虽然所有一切阿罗汉悉皆是真正的彻证了无诤三昧,如若是内心之中生起了分别执着这个无诤三昧,就是没有真正的离欲阿罗汉。也唯有真正的不分别不执着所证得到的无诤三昧,才真正的契证了真实理体的无诤三昧。

2):陈离相:——(第四十六节)

    经文——我不作是念:我是离欲阿罗汉

简注——所谓的作,即是造作、行为、作为等等的意思。所谓的是念,即是这个念头、起心动念、念念生起等等的意思,也亦有思念、想念、怀念、忆念等等的意思。所谓的离欲,即是无相离相,也亦是不分别不执着,以及也就是真正的没有胜负心念等等的意思。

直解——须菩提说,虽然世尊这样的赞叹我,但是我须菩提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我是离欲的大阿罗汉,我能够得无诤三昧。

浅释——此段经文则是讲说,须菩提说明自己真正的没有分别没有执着大阿罗汉这个果德,以及也没有真正的分别执着有一个大阿罗汉果德的修行等等,即是讲说自己真正的无相离相,自己真正的没有分别执着等等的意思。

心不起心动念,则我执与法执俱空。我空即是无我,法空即是无欲可离,也亦是无我亦无欲可离。真正的做得到了无我无欲可离,即是称作为离欲,也就是所谓的无相离相。

3):释所以:

A:反显:——(第四十七节)

经文——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世尊则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

简注——所谓的若,即是如若、如果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作,即是造作、行为、作为等等的意思。所谓的是念,即是这个念头、起心动念、念念生起等等的意思,也亦有思念、想念、怀念、忆念等等的意思。所谓的得,即是证得、契证、获得到等等的意思。所谓的道即是果德、果位、圣位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乐,即是喜乐、好乐、喜欢、等等的意思。所谓的阿兰那行,即是清净行、无诤行、无怨行、寂静行等等的意思。

直解——须菩提又继续地说,世尊,如若是我生起了这样的想法,如若我具有这样的心念,那么我就是生起了我见、法见、非法见的生死界之中,而且佛陀也不会说我是一个好乐修习阿兰那行的人了。

浅释——此段经文则是讲说,须菩提讲说,如若是自己生起了这样的想法,如若自己具有这样的心念,那么自己就是生起了我见、法见、非法见的生死界之中,而且佛陀也不会说是一个好乐修习阿兰那行的人了。

B:正明:——(第四十八节)

经文——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

简注——所谓的以,即是反之、反而、因为、所以、因此等等的意思。所谓的实,即是真实、确确实实等等的意思。所谓的行,即是修行、行为、修证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乐,即是喜乐、好乐、喜欢、等等的意思。所谓的阿兰那行,即是清净行、无诤行、无怨行、寂静行等等的意思。

直解——这是因为我不分别不执着实有无诤三昧可得可修,所以世尊才称叹我行阿兰那行。

浅释——此段经文则是讲说,因为我须菩提不分别不执着实有无诤三昧可得可修,所以世尊才称叹我须菩提行阿兰那行。

所谓的阿兰那行,则是梵语的音译,汉译为无诤行、无怨行、寂静行、清净行等等的意思。须菩提在修行解脱的道路上,能够真正的如实了知五蕴、十八界的虚妄性,因此能够真正的渐次修行,从而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种种烦恼惑业,契证阿罗汉果德。也就是说,须菩提从修行一开始,直至究竟圆满获得到阿罗汉果德,都是在阿兰那寂静处来进行修行,所以把须菩提称作为乐阿兰那行。虽然须菩提乐阿兰那行,但是不分别不执着阿兰那行。确确实实地是真正的做得到了无相离相,也就是真正的做得到了无诤三昧的果德智慧。

 

阅读(29)评论(0)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