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了义拾贝录》之三二二

[ 2017年08月09日 ]

    《了义拾贝录》之三二

 

修行就是修持真实的清净心,真实的清净心,即是无相离相之心,即是真正的彻底放下之心,即是于六尘之中不染污六尘之心。不单单是不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而且也不分别执着古佛授记之相等等。也就是真正的入凡尘救度所有一切众生,而自己的内心确确实实地是清净无染污,即是真正的超越了清净,从而大般若智慧才能够真正的显发出来,从而才能够真正的超越色声香昧触法六尘之染污。所以说,修行就是修持真实的清净心,也亦是修持真实的平等心、觉悟心。

 

在修行的过程中,不单单是不能够去分别执着佛法,而且也不能够佛果圣位圣德。也就是说在修行的过程中,不单单是对于佛法要真正的做得到无相离相,而且也必须要对于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圣位无相离相。二乘圣众认为佛所讲说的教理教法,亦是有一个法可以求取到,以及认为依照这个法修行就必定获得到果德,这就是所谓的法执。二乘圣众虽然彻底的断除掉了我执,但是还有法执没有真正的彻底断除掉。故此 只能够真正的契证有余涅槃,不能够真正的契证无余大涅槃。如若是对于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生起了种种的意识与语言的分别执着,也亦是随着经典文字生起了种种解义,即是落在了能知与所知之上,也就是生起了所知障与烦恼障。然而真实的大般若智慧之实相,则是非一相,非异相,非无相,非非无相,非非一相,非非异相,非有无俱相,非一异俱相,即是所谓的无相离相,即一切法,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也唯有真正的能够把所有一切诸相彻底的破除掉,以及也就是把所有一切妄想分别执着惑业彻底的断除掉了,才能够真正的彻见如来,才能够真正的获得到大般若真实相,也就是才能够真正的通达明了人生宇宙的真实相。

 

一念相应一念应,念念相应念念应。一念相应即是所谓的彻见法身如来,一念相应即是所谓的现前当下即身成佛。能够真正的一念无相离相,能够真正的一念离四相决百非,不单单是能够真正的获得到犹如十方虚空法界的福德,而且也确确实实地是真正的契证了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所以说,一念无相离相,一念离四相决百非,即是真正的人性起修,即是真正的见性成佛。如若是求取境相,如若是着相,如若是生起了种种的分别执着,即是迷惑颠倒,也称作为迷性。如若是能够真正的见相而不分别执着相,如若是见相不着相,如若是见相不取相,即是真正的无相离相,以及也称作为离四相决百非。如若是取相,如若是分别执着诸相,如若是着相,即是分别执着诸法相,也就是所谓的取法,也亦是着法相。所谓的法相,无非即是实有与非有,也就是分别执着实有与非有。在修行的过程中,能够真正的不分别执着实有与非有,即是真正的不分别执着空有二边,从而才能够真正的行中道了义,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悟道证果。

 

有所得,必有所失。得就是失,失就是得。即是所谓的舍得舍得,能舍才能得,舍即是得。能够真正的舍掉色身,才能够契证法身。能够真正的舍掉我执与法执,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获得到真实的法身慧命。在修行的过程中,能够真正的无相离相,能够真正的离四相,能够真正的决百非,才真正的能够契证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佛法即是舍的方法,佛教即是舍的教育。

 

世间的所有一切有为法,悉皆是从心想而生,即是所谓的心生则种种法生,心灭则种种法灭。心是本体,法是心相,也亦是心所生起的种种事相。心所生起的种种事相虽然有生灭,但是心的本体没有生灭。凡夫众生迷惑颠倒,分别执着于我相与法相,即是所谓的我执与法执,也称作为妄想执着,即是所知障与烦恼障。凡夫众生能够真正的依照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如理如法修行种种法门,就能够真正的获得到真实的大般若智慧。大般若智慧则是无上法门,也亦是诸佛如来的无上正等正觉。也就是说,所有一切无上法门,所有一切无上正等正觉,悉皆是从大般若智慧而生,即是从大般若智慧而出生,以及也亦是从如理如法修行而出生。

 

着相布施供养,住相布施供养,不能够真正的无相离相布施供养,不能够真正的做得到三轮体空地来进行布施供养,所获得到的福德也亦是属于具有一定限量的。也唯有真正的无所住相布施供养,不着相布施供养,无相离相布施供养,三轮体空布施供养,才能够真正的获得到无限是的福德,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大布施大供养。所谓的着相,所谓的住相,即是分别执着,也就是分别执着存在一个真实相,也就是分别执着有一个真实的福德相可以求取到,有一个利乐相可以求取到等等。而实际上并没有一个福德相可以求取到,也没有一个利乐相可以求取到。所谓的福德并没有一个真实的福德相,也没有一个真实的法相,只是一个假名的假相而已。能够真正的运用语言文字所表达出来的,并不是真正的实相理体。真实的理体就如同一个饮水一样,冷暖自己知道,而又是运用语言语言文字没有办法来真正的表达彻底一样。也就是说,福德则是属于因缘法,则是属于生灭法,则是属于缘聚则生,缘散则灭法。虽然福德再多,也不是属于实相,也亦是没有真正的自性。但是凡夫众生不明白这个道理,故此住相布施供养,故此着相布施供养,不能够真正的做得到三轮体空布施供养。流动性会让你获得到的福德也亦是具有一定限量的。

 

有相的布施,即是有为的布施。有为的布施所获得到的福德,悉皆是修持人天的福德,最多只能够投生到人天两道之中去享受福德。所以产说,有相布施,有为的布施,悉皆是属于着相的布施,也亦是具有种种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的布施,以及也就是具有种种求取欲望目的的布施,不单单是所获得到的果报悉皆是具有一定的限量,而且所获得到的福德与智慧也亦是具有一定的限量。所以说,有相布施,有为布施,并没有真正的具足福德性,只是属于一个福德相而已。所谓的福德性,凡是心中存在能所,即是属于非福德性。能缘之心,所缘之心,也亦是能所心灭,也亦是真正的没有能缘与所缘之心,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福德性。故此说,能够真正的做得到三轮体空布施,真正的没有能缘与所缘,也真正的没有生灭相,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无相离相布施,才能够真正的获得到真正的福德性。如若是不能够真正的做得到三轮体空,也就是还存在着一个能缘与所缘,即是还存在一个能施与所施,就是依然存在着福德相,所以称作为非福德性。也就是说,福德性则是无相离相的,以及也就是所谓的布施性、持戒性、忍辱性、禅定性、精进性、般若性这六度性,悉皆是称作为福德性。性是无相,佛性也亦是无相的。在众生来说,佛性无相。在众生来说,福德无相。在诸法来说,称作为法性、福德性。在佛来说,则是称作为法身、法性。性是无相的,周遍十方虚空法界。无相无边无际,无相不可思量,无相亦无大小。故此可知,福德相并不是福德性,着相布施,有为布施,悉皆是有相布施,悉皆是分别执着福德相布施。如若是能够真正的通达明了福德并没有真实性,并没有真正的真实自性,就能够真正的彻底放下福德相,也就能够真正的做得到无相离相布施,以及也能够真正的获得到真实的大般若智慧等等。从而得知,有智慧的布施与没有智慧的布施,所获得到的福德差别非常之大。着想布施与无相离相布施,所获得到的福德差别也亦是非常之大。无相离相布施就是有大般若智慧的布施,着想布施住相布施则是属于没有真实大般若智慧的布施。而且也真正的得知,修行就是修持真实的大般若智慧。所谓的佛,即是究竟圆满具足无上大般若智慧者。

 

《金刚经》是《大般若经》之中的一部经典,也亦是属于大般若之中的一部经典。般若是三世诸佛如来之母,也亦是所有一切善法之根源。这是因为所有一切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之法,悉皆是由般若而出生。所有一切众生悉皆是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所有一切众生悉皆是修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成就自己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也就是才能够真正的恢复自己的本来面目。不单单是五祖弘忍为六祖印证,则是依据《金刚经》。以及六祖惠能大师之后的禅宗,也亦是依据《金刚经》来印证传承。因为所有一切佛教弟子,悉皆是以发菩提心为目的,悉皆是以证得到真实的大般若智慧为目的。般若智慧则是三世诸佛如来之母,修行就是修证大般若智慧。净业行人也亦是如此,虽然是带业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但是到了西方极乐世界,也悉皆是要继续听闻修学真实的大般若智慧,从而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成就自己的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虽然是带业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只不过转换了一个修行的环境来修行,仍然是要继续闻、思、修、证三乘所有一切圣道。也就是说,虽然仰靠阿弥陀佛本愿的接引带业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但是到了西方极乐世界之后,仍然是要继续修持大般若智慧。所有一切八万四千法门,所有一切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悉皆是修持大般若智慧的方法途径手段。也就是说,虽然修行亦有八万四千不同法门,但是修持的根本目的,悉皆是获得到真实的大般若智慧。故此说,修行就是修证大般若智慧,修行就是获得到大般若智慧。

 

于所有一切布施之中,法布施为最。于所有一切供养之中,法供养为最。能够真正的依教奉行,能够真正的依照三藏十二部经典之中的教理教法,如理如法修持种种的布施供养,即是真正的大智慧者。从而得知,真实的大般若智慧,才真正的究竟圆满成佛的唯一资粮。

 

佛法即是成佛的方法,佛教即是成佛的教育。佛法即是佛菩提道法,佛教即是佛菩提道教育。佛法即是解脱道法,佛教即是解脱道教育。也亦是可以说,佛法亦有解脱道法与佛菩提道法这两种类别。佛菩提道法,即是大乘佛教之教理教法,也称作为大乘菩提。而解脱道法,也称作为二乘菩提。以及佛菩提道法,也包括了二乘声闻、缘觉之解脱道法。而且佛菩提道法,又有远波罗蜜多、近波罗蜜多、大波罗蜜多、究竟圆满波罗蜜多之差别。以及也亦有资粮位、加行位、见道位、通达位、修道位、究竟位之区分。而且也亦有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这五十二位次的种种差别等等。

 

于《金刚经》之中,所谓的四句偈颂说法也亦有种种的不同,有的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也有的说:“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也亦有的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以及也有的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等等的种种说法,而且于《金刚经》之中,也亦有十六处之多讲说到四句偈颂。《金刚经》则是破执遣妄,也就是降心离相。“离一切相,则名诸佛。”法无定法,无论是那一个偈颂,悉皆是教令别人破迷开悟,悉皆是教令别人无相离相,悉皆是教令别人破执遣妄。

 

所谓的受持,所谓的受者,即是受之于心而不忘。所谓的持,即是念力坚固持之以恒。从而得知,所谓的受持,即是承教不逆,结念不怠的意思。以及也即是虔诚奉持,也就是如理如法依教奉行。信力为受,念力为持。所谓的演说,即是讲说,也就是给别人讲说以及也就是讲经说法教化众生。从而得知,受持则是属于自己修行,演说则是属于救度众生。受持则是属于自利,演说则是属于利他。受持则是属于自觉,演说则是属于觉他。也就是说,所谓的受持演说,即是真正的自利利他、自觉觉他、自救救人等等。我们自己能够真正的受持:“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即是真正的自修自觉自利。我们能够给别人讲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就是真正的觉他利他,以及也就是所谓的救度教化众生。能够真正的为别人演说,能够真正的给别人讲经说法,即是属于法布施。而于所有一切布施之中,也唯有法布施为最,即是所谓的:“诸供养中,法供养最。”诸供养布施之中,也唯有法供养法布施第一最尊至极殊胜。故此可知,能够真正的虔诚受持,即是自悟自行自利自觉。能够真正的为人演说,能够真正的为所有一切众生讲经说法,能够真正的发大菩提心救度教化所有一切众生,即是真正的利他觉他,以及也称作为救度教化众生等等。自己能够真正的见性成佛,同时也能够教令所有一切众生见性成佛。见性成佛的福德最为殊胜,所有一切福德之中,见性成佛的福德第一殊胜。所以说,见性成佛的福德,越胜于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供养布施所获得到的福德。

 

所有一切十方三世诸佛如来,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法,悉皆是从实相般若里出生来的。不住无为法,不住生死涅槃,不住色声香昧触法,不住所有一切法,也亦是能够真正的无相离相,以及也就是远离颠倒梦想。无住即是无相,无住即是无生。无生即是无灭,无生无灭即是真正的大解脱,也亦是真正的大涅槃。能够真正的运用观照的真实功夫,彻见如来真实果德,也亦是依据真实的观照般若彻见如来德相,即是依照观照般若通达明了人生宇宙和真实相。从而得知,所有一切三世诸佛如来,悉皆是从大般若里而出生。佛性即是法性,见佛性即是菩提法性。所以说,所有一切三世诸佛如来不单单是从般若而出生,以及所有一切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教理教法,也悉皆是从般若之中而出生。

 

佛法即是究竟圆满成佛的方法,佛教即是过究竟圆满日子的生活教育。佛法就是佛菩提道法,除了佛法之外并没有真正究竟圆满成佛的方式方法,唯此一法,唯此一道。即是佛法,即是菩提法,即是菩提道法,即是菩提道。如若是不能够真正的修持佛菩提这个圣道,就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成佛。无论是在娑婆世界,还是在十方法界之中任何一个佛国之中,如若是舍弃了修持圣道之究竟圆满成佛的方式方法,就不可能真正的究竟圆满成佛。乃至于带业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也必须要修持种种的一切佛菩提道法,也就是必须要修持种种的菩提圣道法,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成佛。也就是说,虽然是仰承阿弥陀佛本愿接引,业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并没有真正的究竟圆满成佛。但是到了西方极乐世界也必须要修持种种的圣道菩提法,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成佛。故此可知,虽然能够真正的仰承阿弥陀佛本愿接引,带业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但是并没有仰承阿弥陀佛的本愿究竟圆满成佛,只不过仰承阿弥陀佛的本愿接引带业往生罢了。而带业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之后,也必须要自己虔诚修持种种的圣道法,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成佛。虽然能够仰承阿弥陀佛本愿接引带业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但是阿弥陀佛并没有能力来消除掉你自己的身口意三业,必须要依靠自己虔诚修持种种圣道法的功德,也就是必须要自己在西方极乐世界虔诚修持种种的圣道法,也就是在西方极乐世界继续虔诚修持种种的圣道法,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成佛。因此说,成佛是成自己本来具足的佛,成佛是成自己的佛。诸佛如来没有办法来帮助你,唯有完全依靠自己的修持功德,也唯有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即是所谓的“佛也亦是一个无依道人”。所有的佛菩萨救度教化众生,所谓的佛菩萨慈悲,也只不过是佛菩萨把自己虔诚修持菩提圣道的经过,讲说给了所有一切众生,即是把自己究竟圆满成佛的方法,即是把自己究竟圆满成佛的经过,讲说给了所有一切众生。能否真正的究竟圆满成佛,完全要依靠自己的虔诚修持圣道菩提法。虽然持名念佛求愿往生,能够真正的仰承阿弥陀佛本愿接引带业往生,圆证三不退转。但是到了西方极乐世界之后,也必须要继续修持种种的菩提圣道法,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成佛。

 

《金刚经》虽然也亦是文字相,以及也亦是文字般若,但是也亦是方便法门,以及也称作为方便法。般若是三世诸佛如来之母,方便则是三世诸佛如来之父。也就是说,所有一切三世诸佛如来,悉皆是从《金刚经》之中所出生,三世诸佛如来所契证的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之法,也亦是从这部《金刚经》之中所出生。《金刚经》的核心是般若,而所显现出来的属性则是易读易懂方便。般若性空智即是属于佛母,也亦是究竟圆满成佛的唯一资粮。方便则是属于佛父,也亦是决定究竟圆满成佛的关键资粮。佛说一切诸佛如来皆从《金刚经》所出,即是就如同世间儿女来源于父母一样,所以就把《金刚经》比喻为三世诸佛如来之父母。也亦是把般若比喻为三世诸佛如来之母,也亦是把方便比喻为三世诸佛如来之父。虽然具有大般若智慧,也必须要真正的具足真实的善巧方便。故此,就把《金刚经》比喻为三世诸佛如来之父母。因为《金刚经》的本质是属于文字般若,但是所包含的般若性空智慧,则是真正的成佛根本。能够真正的从《金刚经》文字般若之中彻底彻悟到法身佛,即是真正的见到了法身佛,再由悟道进而证道成道,也亦是真正的亲证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即是真正的究竟圆满成佛,那么这尊佛即是真正的从《金刚经》之中所悟道证果成佛,也亦是真正的从《金刚经》之文字般若所出生,因此就把《金刚经》称作为诸佛如来之母。虽然般若性空则是究竟圆满成佛的唯一资粮,但是并不能够真正的完全生出来佛性,也唯有真正的具足善巧方便,才能够真正的生出来佛性,也唯有善巧方便的般若,才能够真正的生出来佛性。这就是把般若比喻为三世诸佛如来之父,以及把般若比喻三世诸佛如来之母的原因。般若是佛母,方便是佛父,佛母是必须资粮,佛父是必须关键因素。也唯有真正的具足佛父与佛母,也唯有真正的具足资粮与关键因素,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成佛。

 

般若无相离相,般若不单单是没有佛相,以及也没有佛名,但是诸佛如来悉皆是从般若面出生。所以说,所谓的佛法,即是非佛法。所谓的佛,即是非佛。般若之中亦无名,也亦无相,但是从般若面出生所有一切法相,故此说佛法即是非佛法。也就是说,所谓的佛法,悉皆是因缘和合而生的假相上建立的一个假名,由于因缘所生,了无自性,当体皆空,所以如来说为非诸佛法。般若又是无自性所彰显出来的,也就是所谓的无相真实法性,因此如来说名诸佛法为诸佛法。能够真正的听闻得遇到三藏十二部经典,以及能够真正的如理如法虔诚受持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不单单是真正的获得到无量的功德,以及也能够真正的超越种种的布施供养之功德。如若是能够真正的不分别执着无量的功德,能够真正的无相离相,即是真正的受持三世诸佛如来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教理教法,也亦是真正的如理如法依教修持等等。

 

所谓的佛法,只是一个假名而已,并没有一个真实的法名为佛法。只是如来为了善巧方便救度所有一切众生,也亦是为了对治所有一切众生的根机习性毛病,所应机随缘讲说的方法,以及也就是随着种种的因缘而所讲说的随缘法,也亦是属于因缘所生的法,即是所谓的缘起法、生灭法、无自性法等等。如若是凡夫众生究竟圆满成佛了之后,如来所讲说的种种因缘法,也就没有真正的意义了,故此也把佛法称作为非佛法。也就是说,如来为了方便凡夫众生的修学,故此取了一个佛法这个假名。

 

所谓的果,就像树上所结的果子一样,虽然结了果子,但是还没有真正的成熟。等到真正的成熟之时,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道。从而得知,初果、二果、三果都是称作为果,等到了四果阿罗汉时,就称作为阿罗汉道了。就好像结的果子已经成熟,收回来了一样。以及也把初果称作为见道位,二果与三果称作为修道位,则是把四果称作为无学位。

 

所有一切法,都是属于因缘法,也亦是缘生缘灭法,即是所谓的缘聚则生,缘散则灭。所有一切法,悉皆是因果法,不单单世间法悉皆是因果法,而且修行成佛,也亦是属于因果法。如是因,如是果。因果通三世,即是通过去、现在、未来三世。“若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若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万法皆空,因果不空。所有一切万法,悉皆是因缘和合而生,无有自性。但是所谓的因果,则是造作了业因,将来就必定要获得到真实不虚的果报。造作善业,必定要获得到善报。造作了恶因,财务室要获得到恶报。

 

所谓的清净心,所谓的平等心,所谓的觉悟心,即是无相离相心,也就是真正的没有妄想分别执着之心,以及也就是真正的彻底放下之心。如若是生起了种种妄想分别执着心,如若是生起了种种欲望心,如若是生起了种种的求取心等等,悉皆是属于生起了染污心,也即是生起了惑业心。清净平等觉悟心,则是每个众生本来具足的离所有一切无染污之心,所以也称作为自性清净心。故此可知,能够真正的以清净心来修持种种的教理教法,即是真正的如理如法修行,以及才能够真正的获得到真实的大般若智慧。因此说,清净心则是大般若智慧的根本资粮。

 

所谓的凡夫,即是流转生死,无穷无尽,不能够真正的解离生死苦厄。所谓的圣人,即是能够真正的超越生死流转,能够真正的超越生死苦厄,也就是真正的能够超越三界。

 

所谓的阿罗汉,则是梵语的音译,汉译为应供、杀贼、无生这三种意思。所谓的应供,就是比丘则是阿罗汉的因,阿罗汉则是比丘的果。所以说,阿罗汉应当受到人天的供养,给众生作为大福田。所谓的杀贼,即是杀烦恼惑业之贼。如若是从阿罗汉的果位上来说,则是杀我执之贼,也就是杀烦恼障之贼,即是杀见思烦恼惑业之贼。如若是从菩萨果位上来说,则是杀法执之贼,即是杀尘沙无明烦恼惑业之贼,则是杀法执之贼,则是杀无明之贼。从而得知,所谓的杀贼,即是烦恼惑业之贼。因为烦恼惑业会伤害我们的法身慧命,就等同贼一样,能够真正的把烦恼惑业彻底的断除掉了,即是把贼彻底的灭除掉了一样。阿罗汉已经真正的超越了三途六道生死轮回苦厄,已经真正的契证了无余涅槃果德,也亦是真正的彻底的断除掉了我执,所以把阿罗汉称作为杀贼。则是因中称作为怖魔,而果上称作为杀贼。所谓的无生,即是因中称作为破恶,而果上称作为无生。阿罗汉已经超越了三界生死,不会再会生死苦厄轮回的果报,即是真正的超越了生死轮回苦厄的果报,也亦是契证到了有余涅槃果德,不会再来世间受生死轮回苦厄了,所以称作为无生。因为无生即是无死,有生才能够有死。阿罗汉则是亲自听闻佛陀讲经说法之后,才真正的悟道证果的。故此也把阿罗汉称作为声闻圣众。以及阿罗汉又是声闻圣众之中的最高果位,也亦是在修行的过程中,已经真正的断除掉了烦恼惑业,证得到了有余涅槃果德,在修行道上已经无可修学,因此又把阿罗汉称作为无学圣众。虽然阿罗汉已经断除掉了烦恼惑业,但是只是断除掉了三界之中有烦恼惑业,以及还有无明烦恼惑业没有真正的彻底断除掉,而且所契证的则是属于有余涅槃,还没有真正的契证无余的大涅槃果德。也唯有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无明烦恼惑业,契证到无余大涅槃,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成佛。也就是说,阿罗汉圣众只是彻底的断除掉了我执,还有法执没有真正的断除掉了,阿罗汉则是属于法执圣众。也就是说,阿罗汉圣众只是彻底的断除掉了见思烦恼惑业的圣众,而菩萨也亦是属于彻底的断除掉了见思尘沙烦恼惑业的圣众,也唯有诸佛如来才真正的是彻底的断除掉了见思尘沙与无明烦恼惑业的圣众。

 

所谓的无诤三昧,无诤即是真正的没有分别,也亦是没有我执。三昧则是梵语的音译,也译作为三摩提、三摩地等等,而汉译为正定,即是正定正受、正等正受等等的意思。以及也就是真正的能够远离所有一切邪乱,真正的能够达到了摄心不散乱。所谓的诤,即是冲突、对立、不和平等等的意思,以及也就是辩白与争论,即是具有胜负之心念。然而所谓的诤,也亦有见诤与爱诤之差别。所谓的见诤,即是因为各自执着自己的观念,从而所发生的种种冲突、对立、不和平等等。所谓的爱诤,即是由于对于种种的特质、情感等等境缘切身利益的冲突、对立、不和平等等。从而得知,无论是见诤,还是爱诤,悉皆是凡夫众生之中的最大烦恼惑业。也就是说,争辩则是一种斗争心,也亦是一种争取胜负之心。能够真正的得到无为无所不为,才真正的佛教之中所讲说的中道了义。争强好胜,就与佛教之中的中道相违背。如若是一生起了诤,也生起了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从而就生起了种种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所谓的的无诤三昧,就是真正的没有求取胜负之心,也真正的没有对立、冲突、不和平等等的争斗之心。故此说,所谓的无诤三昧,即是真正的无相离相,也亦是真正的远离所有一切贪欲憎爱心。

 

阿罗汉亦有三种功德,即是杀贼、应供、无生这三种功德因为阿罗汉杀尽了烦恼之贼,证入了有余涅槃,永远不在承受生死轮回苦厄果报,应当受到人三的供养。也就是说,阿罗汉已经真正的超越三界,永远不在承受欲界、色界、无色界之中所有一切烦恼的困扰了。也亦是能够真正的通达明了空性理体,能够真正的随顺世间,以及也能够真正的修持种种的大忍辱,对于所有一切众生也能够真正的做得到无恼无诤。

 

心不起心动念,则我执与法执俱空。我空即是无我,法空即是无欲可离,也亦是无我亦无欲可离。真正的做得到了无我无欲可离,即是称作为离欲,也就是所谓的无相离相。

 

所谓的阿兰那行,则是梵语的音译,汉译为无诤行、无怨行、寂静行、清净行等等的意思。须菩提在修行解脱的道路上,能够真正的如实了知五蕴、十八界的虚妄性,因此能够真正的渐次修行,从而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种种烦恼惑业,契证阿罗汉果德。

 

 

阅读(11)评论(0)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