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了义拾贝录》之三二一

[ 2017年08月03日 ]

 《了义拾贝录》之三二

 

修行首先要放下我执,能够真正的彻底放下我执,即是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烦恼障,即是真正的证得到了有余涅槃,也就是真正的契证了二乘声闻缘觉阿罗汉圣果了。如若是能够真正的彻底放下法执,也就是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所知障,以及也就真正的契证了无余涅槃,而且也确确实实地是契证了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从而得知,修行就是彻底断除掉了我执与法执,以及也就是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烦恼障与所知障,而且也就是真正的超越有余涅槃契证无余大涅槃。故此在修行的过程,必须要彻底的放下所有一切万法,不单单是要彻底的放下所有一切世间法,即使是佛法也必须要彻底的放下。

 

无论是善根福德因缘功德深厚的持戒修行者,还是能够真正的生起一念净信,还是能够真正的生起一念清净心,悉皆是因为他们能够真正的于修行过程中,真正的做得到无相离相,即是真正的彻底放下了我执与法执。能够真正的放下我执,即是我空。能够真正的彻底放下法执,即是法空。二乘圣众能够真正的契证我空,证得到有余涅槃。大乘菩萨圣众能够真正的契证法空,从而证得到无余涅槃。我空也称作为人空,即是真正的断除掉了我执。法空也称作为无法相,即是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法执。

 

在没有真正的觉悟之前的所有一切众生,见到所有一切境相,见到所有一切法相,悉皆是分别执着求取,也亦是着相。凡夫众生不知道凡所有一切相,悉皆是刹那生灭不住的虚妄相。分别执着种种的境相,分别执着种种的法相,这就是所谓的无明。也就是说,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即是属于生起了无明。虽然凡夫众生能够真正的不去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但是也要去分别执着种种法相,乃至于去分别执着种种的非法相。从而得知,凡夫众生即是分别执着的妄想虚幻者,而圣众则是事过境迁无相离相无所住着,也亦是所谓的没有分别执着妄想虚幻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者。所谓的法相,即是三藏十二部经典的种种名相,而这些名相则是教令所有一切众生来依据修行的善巧方式方法,也亦是教令所有一切众生契证无上正等正觉果德之途径手段而已。三藏十二部经典悉皆是属于过河的舰船,以及也如同交通的一种工具而已,只是运载我们到达目的的一种方式罢了。修行的真实目的则是到达生死涅槃的彼岸,则是究竟圆满成就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故此说,在修行的过程中,必须要无相离相,必须要放下法相与非法相,即是所谓的:“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悉皆是凡夫众生所分别执着的所有之假相。而除了此四相之外,还有法相、非法相、断灭相等等。所有一切诸相,悉皆是属于凡夫众生的心相,即是凡夫众生内心之中所生起的种种虚妄假相,也就是凡夫众生民生起的烦恼尘劳。无论身相的有形相与无形相,悉皆是属于从内心之中所生起来的相,也称作为心相。但是心无相,心无形,也唯有真正的生起实相,才能够契证佛果圣德。所谓的有形相,即是指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一合相等等身相。所谓的无形相,即是从内心之中所生起的种种形相,即是从内心之中所生起的种种心相。也就是说,无论是分别执着法相,还是分别执着非法相,悉皆是属于分别执着,也亦是属于法执,即是所谓的所知障。

 

所有的一切万法,可以概括为实有与非有,也就是有为法与无为法。如来讲说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悉皆是为了救度所有一切众生究竟圆满脱离三界生死苦厄,到达自在安乐的大涅槃。到了大涅槃的彼岸之后,如来所讲说的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也必须要放下,也必须要彻底的舍弃掉。如若是不能够真正的舍弃掉,就如同一个人携带交通工具生活一样,这个交通工具就变成了这个人的一个生活障碍,也就是成了这个人的一个累赘,从而致使这个人不自在不快乐不安乐等等。

 

分别执着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之实有法相,即是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如若是分别执着所有一切万法名相本性都是空,或者是分别执着所有一切万法名相本性都是无有,即是分别执着空无法相之非法相,这也悉皆是属于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所以说,在修行的过程中,不单单是不能够去分别执着所有一切万法的实有之名相,而且也不能够去分别执着所有一切万法空无法相,即是不分别执着空,也不分别执着无。以及也就是不分别执着有为法,也不分别执着无为法。即是真正的不取于法,不取于相。

 

所谓的非法,即是无,也称作为空。所谓的无非法相,即是空亦空,也称作为空空,以及也称作为俱空。所谓的我空,即是人空。这个我则是妄想分别执着的根源,这个我则是妄想烦恼惑业的根源,这个我也亦是因缘所生,亦是缘生缘灭的因缘和合相,了不可得,当体皆空。能够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我执,即是称作为我空,也称作为人空。所谓的法空,即是无法相。法也亦是种种的因缘和合生成的,种种的万法也悉皆是因缘和合所生,即是缘聚则生,缘散则灭。故此 所有一切万法,也悉皆是无自性,了不可得。所谓的空空,即是毕竟空。毕竟空则是对于有而说空,即是说这个空也亦是属于有,空空也亦是因缘所生,也亦是无有自性。二乘圣众则是彻底的断除掉了我执,也就是真正的降伏住了我空,从而超越了三途六道生死轮回苦厄,契证有余涅槃。但是二乘圣众还没有真正的降伏法执,还有法执的存在,以及也没有真正的契证无余大涅槃。也就是说,二乘圣众则是属于法执圣众,则是属于有余涅槃者,则是属于三界苦厄的众生。大乘菩萨圣众不单单是真正的降伏了我执,而且也真正的降伏了法执,即是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我执与法执圣众。虽然大乘菩萨圣众还有微细的无明没有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但是已经获得到了无余大涅槃的圣德。也就是说,大乘菩萨已经彻底的破除掉了法执,真正的契证法空的境界。而二乘圣众也只是彻底的断除掉了我执,也只是证得到了我空的境界。也唯有佛才真正的契证了本性本空真实妙有的境界,也就是说,诸佛如来真正的念念起心动念不住空、不住有,真正的无相离相,真正的离开了空有二边行持中道者,即是真正的彻证本心本性者。

 

道是方法,道是途径手段。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悉皆是属于方法,也称作为手段途径。修行的根本目的,则是究竟圆满成就自己的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所以说,方法手段途径,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并不是真正的究竟皈依之处所。因此说,修行的目的则是降伏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修行的目的则是彻底断除掉我执与法执,修行的目的则是超越三界生死苦厄,修行的目的则是究竟圆满成佛。但是断烦恼证菩提,也必须要具有正确的方法,也必须要具有正确的教理教法,而三藏十二部经典即是佛陀讲说的正确方法。能够真正的依照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来修行,就可以究竟圆满获得到无上正等正觉的菩提果德。如若是真正的契证了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之后,也必须要把三藏十二部经典的教理教法彻底的放下,也就是舍弃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即是所谓的放下法执。如若是不能够真正的彻底放下法执,即是分别执着法相,也就是没有真正的契证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

 

脱离三界生死苦厄,彻底斩断尘世烦恼惑业,必须要依照三藏十二部经典之中的教理教法来如理如法修行。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就如同流过河流的舰船一样,也亦是如同我们到达目的的交通工具一样,只是属于一个手段方法途径罢了。如若是我们真正的到达了目的,如若是我们已经流过了河流,我们所使用的舰船,我们所使用的交通工具,就必须要舍离,也就是必须要从舰船之上下来,必须要从交通工具下来,才真正的到达了目的。如若我们不能够真正的舍离舰船,如若我们不能够真正的放下交通工具,即是还在使用这个舰船,即是还在使用这个交通工具,即是还在舰船之上,即是还在交通工具上。所以就是没有真正的到达目的。也唯有真正的舍弃舰船,也唯有真正的舍弃交通工具,才真正的到达了目的,才真正的登上了河流的彼岸。所以说,不能够真正的舍弃舰船,不能够真正的舍弃交通工具,就是没有真正的到达目的,也就是没有真正的流过河流,即是还在河流之中,即是还在行使的路途之中。故此说,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并不是我们的究竟目的,也并不是我们修行的根本目的。因此必须要舍离,必须要放下,即是所谓的:“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悉皆是属于流过河流的舰船,悉皆是属于到达目的交通工具。佛法就如同过河的舰船一样,如若是还有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存在,就是没有真正的流过河流,即是还在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的河流之中。所以说,在没有真正的渡过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的河流之前,必须要依靠这个舰船。没有舰船就不能够真正的渡过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的河流。但是使用这个舰船渡过了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的河流之后,就必须要从舰船上下来,也就是必须要把这个舰船舍弃掉,才能够真正的登岸。如若是不能够真正的舍离这个舰船,如若是不能够真正的舍离舰船登岸,就是没有真正的渡过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的河流,就是仍然在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的河流之中。故此说,佛法则是修行的方式方法,佛法则是途径的手段。而真正的目的,则是彻底的斩断尘世烦恼惑业,脱离三界生死苦厄究竟圆满契证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虽然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则是属于方法途径手段,但是并不是属于修行的真正目的。

 

如来所讲说的三藏十二部经典,如来所讲说的法,悉皆是救度所有一切众生脱离三界生死苦厄,究竟圆满契证大涅槃果德彼岸的方式方法。等到了大涅槃彼岸之后,如来所讲说的三藏十二部经典,如来所讲说的所有一切教理教法,都要真正的舍离。不单单世间法要舍离,而且佛法也要舍离,才能够真正的获得到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其实舍离所有一切万法,即是舍离所有一切妄想分别执着。也就是说,舍离法即是舍离心,舍法即是舍心,舍法即是舍妄想执着。法尽心尽,法绝心绝。所以说,舍法即是舍心。如若是还有一法存在,即是还有妄想执着存在。舍法即是舍心,舍心即是舍法,心法俱舍,心空法空,即见如来。故此说,所谓的修行,即是一个舍离,也就是舍尽身心。佛法即是舍离的方式方法,佛教即是舍离的教育。

 

修行就是用心,如若是错用了心,就会取相,也就是生起妄想执着。修行就是用真心,修行就是用直心,修行就是用清净心,修行就是用平等心,修行就是用觉悟心。如若是在修行的过程中用错了心,如若是在修行的过程中错误地认为意识觉知心即是真心,就会借用这个意识觉知心来进行取相,即是运用这个意识觉知心来进行分别执着,故此也分别执着种种的法相等等。从而感召生死苦厄果报,以及轮回三界之中。修行即是运用意识觉知心来修行,如若是意为觉知心分别执着,就会感召苦厄的果报。如若意识觉知心舍离因缘和合的所有一切虚妄相,也就是舍离所有一切万法之法相,即是所谓的一念净念,也称作为一念净信,以及即是所谓的清净心平等心觉悟心。

 

佛不可见,法不可取。佛是自己本来具足的,法是亦是舰船车乘交通工具。凡夫众生没有真正的通达明了这个理体,故此妄自生起种种的分别执着烦恼惑业,即是迷惑颠倒,因此造作了种种罪业,所以感召三途六道生死轮回苦厄的果报。凡夫众生认为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可以求取,可以求取获得到,以及也认为有一个法可以求取等等,这就是所谓的我执,这就是所谓的烦恼障,也亦是因为妄想分别执着所生起来的烦恼障。凡夫众生虽然能够无相离相,但是仍然还是分别执着有一个法可以求取到,这就是所谓的法执,以及还是一个无上正等正觉菩提道果之法可以求取到,以及也就是所谓的所知障。从而得知,所谓的无得,即是破除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也就是彻底破除掉我执。所谓的无说,即是破除掉法执。这就是所谓的:“事相上障碍凡夫,理体上障碍菩萨。”

 

如来说法,时而说有,时而说无,这悉皆是因病施药,即是随着众生善根福德因缘功德的成熟时机,善巧方便说法,即是所谓的应机逗教随缘普化。如若是随着言语文字妄生知解,即是分别执着有与无,也就是所谓的我执与法执。也就是说,所有一切语言文字,悉皆是无有真实义。所说的无得无说,即是彻底的断除掉了语言文字相,以及也真正的彻底的断除掉了妄生之种种法相等等。我执与法执彻底的降伏掉了,即是真正的契证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了,也就是真正的究竟圆满成佛了。所以说,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悉皆是属于方法途径手段,而修行的真实目的,则是究竟圆满证果。故此说,在修行的过程中,不单单是要舍离世间法,而且佛法也必须真正的彻底舍离,才真正的是属于无相离相,才真正的是如来真实义。

 

所谓的如来,即是来无所来,去无所去,即是不来也不去,如如不动,故名如来。以及所谓的如来,即是乘真正的如实之道,从而来究竟圆满成就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无来无去,无得无失。本来如此,不生不灭,究竟涅槃。如来无所得失无上正等正觉,也亦是无所讲说无上正等正觉之种种法门。无得即是无失,无失也无得。有失就有得,有得就有失。以前没有失去,现在也不用去求取获得到。

 

所谓的修行,就是以有相之事相,来修无相之理体。即是以有相之事,来修无相之行。也亦是舍离有相之事相,来契证无相无不相之理体。能够真正的通达明了这个理体,即是称作为觉悟,也称作为悟道。凡夫众生能够真正的悟道,则与诸佛如来无异。所谓的修道,即是得到、证得、悟道等等的意思。道法本然,唯有一个,即是悟道、觉悟与体证。道法本自不生不灭,不来不去,亦是非一切法,以及亦是本然清净周遍十方法界。道本无相,若是想真正的求取获得道,就必须要舍离所有一切万法,达到真正的无相离相,方能与道契合。如若是着相修行,如若是以有相来求取无相之道,无量劫也亦是修持福德,也不能够真正的悟道,也不能够真正的证道。

 

所谓的有为,即是有相。所谓的无为,即是无相。能够真正的以无相之心,来求取无相之道。能求心是无相的,所求的道也亦是无相的。无相与无相相合为一体,即是真正的悟道,如若是以有相之心,来求取无相之道,有与无并不能够真正的合并在一起,有与无则是相互对立的,故此不能够真正的相互相合。

 

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讲经说法,总体概括为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句句悉皆是无为法,并没有讲说一句有为法,悉皆是以无为法来摄伏众生,悉皆是教令所有一切众生修持无为法,悉皆是以无为法来系缚所有一切众生,悉皆是以无为法来救度教化所有一切众生。譬如:戒定慧三无漏学,即是以无为的三无漏法来救度所有一切众生。戒是无相,定是寂灭,慧是无住。即是以无相、寂灭、无住来救度教化所有一切众生。以及净土宗求愿往生的念佛法门,也亦是如此,念佛的功夫能够真正的达到了念而无念,才是真实的念佛功夫。如若是在念佛的过程中,还是存在有一个我在念佛,有我的存在就是属于有为法。如若是能够真正的念到无我念佛,即是真正的念到了无相离相念佛,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无为法,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无为念佛,以及才能够真正的契证无生法忍。所以说,在念佛的过程中,从有相念佛,念到无相念佛,才能够真正的是花开见佛悟无生法忍。故此说,无相离相念佛,才能够真正的带业往生。这就是念佛的多,能够真正的带业往生的少,就在于在念佛的过程中,不能够真正的做得到无相离相,而是以分别执着的求取心来念佛,则是着相念佛,不能够真正的离相念佛,故此不能够真正的带业往生,也只能够修持一个人天福德而已,等到福德享受尽了之后,仍然是要堕落到三途之中。如若是能够真正的无相离相念佛,如若是能够真正的不着相念佛,不单单是能够真正的带业往生,而且也能够真正的彻见阿弥陀佛,以及证悟无生法忍。

 

如来心空寂,能所心已灭,故能得菩提。凡夫众生能所心未灭,凡夫众生则是属于能所心,如来则是属于空寂心。凡夫众生则是一个能知心与一个所知心,则是一个妄想分别执着心,则是一个烦恼惑业之心。凡夫众生处处着相,如来无相离相无不相。因此凡夫众生悉皆是以求取心来分别执着诸相,悉皆是以有所得心来分别执着,不能够真正的生起来无得无失心。有得有失,即是我执与法执,也亦是所知障与烦恼障,以及也亦是生死苦厄轮回的根源。求取无上菩提,求取无上正等正觉菩提道法,亦是如寐时之人,而说梦中之事。菩提则是无得而得,如若是分别执着菩提,即是分别执着妄想,也亦是所谓的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菩提不能说有得,说有得即是有失。无论是有得,还是有失,悉皆是妄想分别执着。

 

法无定法,仗缘而生。如来讲经说法的目的,则是教令所有一切众生破迷开悟,也亦是教令所有一切众生彻底的断除掉了烦恼惑业,即是教令所有一切众生真正的降伏自己的妄想分别执着。虽然如来有所说法,但是悉皆是随机应缘众生的根机而说,只是方便说,只是善巧方便而说,并非真实而说,也亦是所谓的说而无说,不说而说。也就是说,如来讲经说法,并没有一个定法所说,也没有一个决对的法所说,悉皆是应病与药,随方解缚而已。只是因为凡夫众生亦有八万四千种心,故此如来开设八万四千法门,来对治凡夫众生八万四千种种心。因为凡夫众生有种种的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所以如来才讲说种种对治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的善巧方法。因此说,佛讲经说法,没有一定的法可说,无有定法可说,也亦是无有一法可说。

 

《维摩诘经》说:“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皆谓世尊同其语,斯则神力不共法。”佛以一音说法,小乘根性者所听闻得遇到的则是小乘教理教法,大乘根性者所听闻得遇到的则是大乘教理教法。菩提也亦是一个假名而已,如来讲说种种法,悉皆是应机逗教。对于业障深重的众生,则是教令念佛观。对于散乱的众生,则是教令数息观。对于多欲的众生,则是教令不净观。对于愚痴的众生,则是教令因缘观。对于瞋恚的众生,则是教令慈悲观。如来虽然教令所有一切众生,但是确确实实地是没有一个固定法可说,无有定法可说。

 

所谓的无有定法,即是无为法。如若是有定法,定于恶者,即是分别执着于恶,也亦是着于恶。如若是定于善,即是分别执着于善,也亦是着于善。无论是分别执着善,还是分别执着于恶,悉皆是属于分别执着,悉皆是属于着相,悉皆是属于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也亦是着四相。定于有即是着有,定于无即是着无,定于小乘即是着小乘,定于大乘即是着大乘。无定即是无着,无定即是无执,无定即是没有分别执着妄想,无定即是真正的无相离相。无有定法,即是真正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若是有定法,凡夫众生就会分别执着定法,就会求取定法,也就是着定法这个实有之相。

 

所谓的有为法,即是有所作为之法,也就是因缘和合而生的因缘法,即是刹那生灭了无自性之世间法。所谓的无为法,即是无所作为之法,自性真如之法,不生不灭之法,也亦是出世间法,以及也就是无上菩提。

 

如来讲说的所有一切三藏十二部经典都是教法,如来所证得到的菩提等等,悉皆是属于无为法,即是得而无得,证无所证,无说而说。所以说,如来所证的真实相,如来所讲说的法,悉皆是不可以分别执着的,悉皆是不可以求取的。如来是分别执着如来民契证的真实相,如若是分别执着如来所讲说的种种教理教法,则是属于求取,也亦是所谓的着相。着相修行则是属于世间的有为法,所修持的功夫也亦是世间的有为功夫,所获得到的也亦是属于世间的种种福德而已。

 

所谓的取相,所谓的着相,即是妄想分别执着,也亦是妄想心、分别心、执着心来求取种种事相境缘。但是如来所讲说的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悉皆是超越了凡夫众生的妄想分别执着境界,也亦是真正的心行处灭,才能够真正的体悟到真实相的理体。如若是不能够真正的达到心行处灭,就不可能真正的体悟到佛法的真实相。凡夫众生的妄想分别执着的种种心境,悉皆是属于有为法,也就是有生死、有生灭的境界。而无为法的境界,则是没有生死、没有生灭的大涅槃境界。所以说,凡夫众生以自己的妄想分别执着心,是不能够真正的契证如来真实理体上的境界。如若是念佛能够真正的念到心灭,现前当下就能够真正的体悟真实相之理体。如若是持咒能够真正的达到心空,也亦是可以真正的体悟到真实相的理体。《法华经》之中说:“是法非思量分别之所能知”。不可以运用思量心、分别心、妄想心、执着心,来求取佛法的真实理体。唯有以无相离相的真实心来求取,才能够真正的获得到佛法的理体,才能够真正的体悟到人生宇宙的真实相。也唯有真正的心行处灭,即是心法两亡,才能够真正的彻见如来真实相之理体。

 

如来所讲说的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不可以运用妄想心、分别心、执着心来求取,也不可以口说。如若是求取,如若是口说,悉皆是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因为如来所讲说的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悉皆是超越了凡夫众生的语言文字范围局限界。凡夫众生的语言文字等等,是不能够真正的完全表达出来如来所讲说的教理教法真实义理的。只是可以意会,只是可以领会,不可以言传。也唯有真正的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才能够真正的证悟到如来所讲说的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的真实理体。《法华经》之中说:“是法不可示,言辞相寂灭。”一乘的教理教法,不可以指示,更是不可以运用语言文字来表达。《法华经》又说:“诸法寂灭相,不可以言宣。”诸法的寂灭相,不不能够运用语言文字来宣说的。但是,言语道断,就是真正的讲说。言语道断,即是不可说。心行处灭,即是不可求取。辞穷就是言语道断,理极就是心行处灭。如来所说法,不是有、不是无、不是亦有亦无、不是非有非无。这就是佛教法的真实相,这就是佛法的真实理体,这就是诸法实相,这就是人生宇宙的真实相。

 

三藏十二部经典的语言文字,也只能够起到一个说明与表达的作用。虽然三藏十二部经典之中,含藏着人生宇宙的真实理体,含藏着人生宇宙的真实相。但是也必须要真正的体悟到,必须要真正的运用在日常生活之中,也就是必须在日常生活之中去体悟三藏十二部经典的教理教法真实理体,也就是必须要在日常生活之中参悟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才能够真正的获得到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的真实理体。从而得知,所谓的参禅修道,也无非只是自悟自修自证自己的自性而已,即是所谓的自觉自悟自修自证罢了,佛也亦是一个无依道人。也就是说,佛也是依靠不了的,佛也是传授不了的。悉皆是通过自己的实践和亲身经历,自己亲自发觉出来其中的玄妙,才是真正的体悟亲证。所有一切万法的真实相,人生宇宙的真实相,佛法的真实理体等等,悉皆是所有一切众生本来具足的,悉皆是所有一切众生本来人面目。也就是说,所有一切众生本来具足三藏来十二部经典,本来具足诸法实相,本来具足人生宇宙的真实相。只是由于生起了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故此障蔽了本来具足的所有一切真实相。只要是能够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自然而然就显现出来本来具足的真实相。所以说,修行就是恢复自己本来具足的真实相。

 

所谓的无为法,即是无为,也亦是无所造作、无所行为。故此不要去分别执着无为法。如若是分别执着无为法,就变成了有为法。无为法则是相对于有为法而说,没有一个固定的法,即是无为法。无为法则是出世间的佛法,世间的所有一切法悉皆是有为法。然而所有一切法,悉皆是佛法。这是因为所有一切法,悉皆是如来教化众生的善巧方便法,悉皆是如来善巧方便救度教化众生的善巧方便法门,以及也就是如来善巧方便教化所有一切众生破迷开悟证果的方式方法。从而得知,学佛即是学习生活过日子。所有的一切大乘三贤十圣菩萨,也悉皆是深心生活过日子。由于各自生活与过日子的方式方法不相同,也就是所走的道路不相同,以及所得遇的方法与方法与机缘,也亦有种种的差别,而且所契证的果德,也亦有种种的差别。虽然如此,但是到最终所契证的果位,也都是佛知佛见佛果圣位。

 

所谓的大乘三贤十圣菩萨,即是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这五十二个位次。所谓的三贤,即是十住、十行、十回向这三个位次。到达了十地位次之后,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圣位。圣位共有三个位次,即是十地、等觉。妙觉这三个位次。从而得知,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这四个位次,仍然是属于凡夫众生。也唯有真正的契证了十地、等觉、妙觉这三个位次,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圣众。也就是说,登地菩萨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圣,如若是没有真正的登地,如若是十地之前的菩萨,即是称作为地前菩萨,也就是所谓的三贤位次。如若是确切地来说,除了佛果圣位之外的所有一切三贤十圣等等,悉皆是称作为凡夫众生,悉皆是属于凡夫,唯有佛才真正的属于圣众。而于五十二个位次之中,十信位则是属于外凡。而十住、十行、十回向这三个位次,则是属于内凡三贤。十地、等觉、妙觉这三个位次虽然是属于圣众位次。但是十地与等觉这二个位次,则是属于佛果圣位的因。也唯有妙觉这一个位次的圣众,才能够真正的是属于佛果圣位的真实果德。也就是说,妙觉果德圣位,即是真正的属于佛果圣位,即是属于佛位。然而小乘则是以初果、二果、三果为贤,以及则是以四果为圣。但是大乘则是以十住、十行、十回向称作为三贤位,以及以十地以上则是称作为圣位。

 

 

阅读(13)评论(0)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