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金刚经简注直解浅释》下卷:别解文义——第二部分:正宗分:第六品 正信希有分:(之二)

[ 2017年08月01日 ]

    《金刚经简注直解浅释》下卷:别解文义——第二部分:正宗分:第六品 正信希有分:(之二)

 

2:释显其故:

(1):正释:——(第二十八节)

经文——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

简注——所谓的何以故,即是为什么、什么意思等等的意思。所谓的是诸众生,即是像这样的众生。所谓的无复,即是没有。所谓的亦无,即是也没有。

直解——释迦牟尼佛说,须菩提,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这悉皆是因为像这样的众生,已经真正的没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以及也真正的没有无上正等正觉的法相,而且也确确实实地真正的是没有无上正等正觉的非法相了。

浅释——此段经文则是讲说,释迦牟尼佛对须菩提讲说,能够真正的获得到无量无边无穷无尽的不可思议福德,悉皆是因为已经真正的没有人相、我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而且也确确实实地是真正的没有了无上正等正觉的法相,以及也真正的没有了无上正等正觉的非法相了。也就是说,真正的契证无相离相,真正的无相离相修持种种八万四千法门,真正的无相离相布施供养等等。

所谓的我相,即是分别执着色、受、想、行、识这五蕴色身是属于我的,无相离相这个五蕴身相,也就是空掉了我相,空掉了五蕴身相,即是真正的彻见了法身。法身无相离相,彻见法身之后,即是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我相。所谓的人相,即是分别执着地、水、火、风这四大假合色身的真实存在,但是命终之时,地、水、火、风这四大分解之后,亦是没有一个自身的色相了。所以见法身之后,就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人相。所谓的众生相,即是众缘和合而生起的种种假相,也亦是缘聚则生,缘散则灭的因缘务使假相。法身无生,法身也无灭,法身则是不生不灭的。彻见法身之后,也就是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众生相。所谓的寿者相,即是凡夫众生分别执着自己的寿命长短,以及求取长生等等。如若是能够真正的无相离相,如若是能够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寿者相,也就是真正的没有分别执着寿命长短与长寿等等,这就更所谓的无寿者相。大觉悟者,生死来去自由自在,能够真正的自在无碍坐脱立亡。所谓的无法相亦无非法相即是觉悟之后,无能真正的无相离相,也能够真正的无相离名字相,从而不在去分别执着三藏十二部经典的种种诸法的名相,而且也真正的亦不去分别执着所谓的无三藏十二部经典诸法的名相,这就是所谓的无法相亦无非法相。

无相离相则是属于无相智慧,无相离相则是属于无相般若。能够真正的无相离相三轮体空布施,能够真正的无相离相供养佛法僧三宝,即是真正的属于无相般若,也确确实实地是无相智慧。能够真正的以无相智慧来行持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这六度万行,即是真正的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即是真正的离四相决百非。从而得知,能够真正的无相离相奉持净业三福广修六度万行,才真正的是如理如法奉行,才真正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大乘菩萨。

所谓的法,亦有两种类别,即是有为法、无为法这两种类别。所谓的有,即是具有、能够、具足等等的意思。所谓的无,即是没有、不具足、不能够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为,即是造作、行为、身口意三业等等的意思。所谓的有为,即是具有造作的行为,能够造作的身口意三业种种行为,即是具有造作、能够造作的种种行为,悉皆是称作为有为。如若是没有造作、不能够造作的种种行为,即是属于无为。从而得知,所谓的有为,即是具有种种的造作行为,能够造作的种种行为。所谓的无为,即是不具有造作的行为,没有能够造作的行为。无为即是没有造作之意,有为即是具有造作之意。有为法即是具有造作之法。凡夫众生的五蕴十八界都是具有生灭的法,也亦是具有造作的法。也就是说,五蕴与十八界悉皆是所生出来的具有生灭的法,也亦是属于由无为法性的如来藏所生出来的法。故此说,具有生灭的法,就称作为有为法。如若是没有生灭的法,即是称作为无为法。所有一切众生的如来藏,悉皆是无为法性,也亦是不能够真正的作主、不能够真正的取舍、无来无去,无生无灭等等真实性体。能够真正的无相离相,能够真正的不住一切法相,即是无法相。无法相即是真正的空性,也就是如来藏空性。也就是说,无相离相的法相,即是称作为如来藏空性。无论是法相,还是非法相,悉皆是属于法相。能够真正的无所住法相,同时也能够真正的无所住非法相,才真正的称作为如来藏空性。凡夫众生没有真正的具有真实的般若智慧,故此于所有一切法是来进行分别执着,所有才生起了种种的烦恼惑业,因此感召三途六道生死轮回苦厄果报。也唯有真正修证佛法上的大智慧,才能够真正的超越三界生死苦厄。

能够真正的听闻得遇到佛法,能够真正的听闻得遇到净土宗求愿往生的念佛法门,能够真正的看破彻底的放下,能够真正的持名念佛求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即是真正的无相智慧所生出来的真实信心,也称作为净念。即是所谓的清净信心、清净信念、清净心、清净念,以及也就是《金刚经》之中所讲说的“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相。”而且也亦是真正的:“无法相亦有非法相。”

无相离相即是人空法空,以及也亦是法相皆空。没有人相、我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就是无相离相。能够真正的没有了一切法相,以及也真正的没有一个非法相,即是真正的无相离相。不单单是在事相上真正的无相离相,而且在理体上,即是在本体上,也亦是的性体上,也亦是真正的无相离相,即是称作为:“无法相亦无非法相”。

一个修行者,能够真正的达到一念净信,通达明了所有一切相悉皆是虚幻妄想,即是真正的一切无相,就连这个无相也亦是无相,就是真正的悟道了,也称作为开悟。而此时虽然还是肉身,但是确确实实地是已经达到了佛的境界。一念放下即是净信,一念放下即是净念,一念提起即是虚妄,一念提起即是烦恼。所以说,烦恼菩提皆一心,地狱佛果皆一念。事相理体不着一尘,六度万行不舍一法。事相理体不着一尘这就是所谓的真空,六度万行不舍一法这就是所谓的妙有。能够真正的生起一念净信,能够真正的生起一念净念,所获得到的福德,所获得到的善根福德因缘功德,则是超越供养千万佛,即是真正的超越于千万佛前,布施供养三宝所获得到的善根福德因缘功德。即是所谓的:“一念三千”。

一念生起净念,一念生起净信,即是一念觉悟,也即是真正的顿悟。虽然众生的善根福德因缘功德,亦有种种的差别。但是所有一切众生的本质,则是没有差别的,则是究竟圆满具足如来大智慧德相,一切众生本来是佛,一切众生本来与佛无二无别。只是由于凡夫众生迷惑颠倒,从而障蔽了自己本来具足的自性德相。如若是能够真正的一念生起净念,能够真正的一念生起了净信,即是真正的如理如法依教奉行,即是真正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修行就是修持放下的真实功夫,一念真正的看破,即是开悟。一念真正的彻底放下,即是证果。能够真正的彻底放下所有一切相,即是能够真正的无相离相,即是所谓的无法相。能够真正的无相离相修持所有一切八万四千法门,能够真正的无相离相奉持净业三福广修六度万行,即是真正的亦无非法相。也亦是所谓的:“离一切相,即一切法。”无法相即是离一切相,亦无非法相即是一切法。也就是说,能够真正的无相离相修持六度万行,能够真正的无相离相修持八万四千法门,即是真正的“无法相亦无非法相”。

2):反显:——(第二十九节)

    经文——何以故?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则为著我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

简注——所谓的取相,即是着相,也亦是分别执着。所谓的取,即是求取。所谓的著,即是执着、分别等等的意思。所谓的我人众生寿者,即是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

直解——须菩提,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如若是这类众生内心之中生起了分别执着,也亦是内心之中仍然存在着无上正等正觉的求取之相,也亦是生起了种种的我执,即是属于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如若是分别执着,不能够真正的彻底放下,分别执着种种的法相,也就是生起了法执,认为有一个真实的佛法可以求取,可以让你来觉悟,即是分别执着可以依法证得到无上正等正觉,也亦是属于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须菩提,这又是什么原因呢?如若是分别执着无上正等正觉法相是没有的,即是分别执着无上正等正觉法相不可取,以及也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也悉皆是不可心取的,也亦是分别执着空有与空空等等,也亦是属于分别执着 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

浅释——此段经文则是讲说,释迦牟尼佛对须菩提讲说,我执与法执,即是讲说所知障与烦恼障的根本来源。如若是内心之中生起了分别执着,也亦是内心之中仍然存在着无上正等正觉的求取之相,也亦是生起了种种的我执,即是属于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如若是分别执着,不能够真正的彻底放下,分别执着种种的法相,也就是生起了法执,认为有一个真实的佛法可以求取,可以让你来觉悟,即是分别执着可以依法证得到无上正等正觉,也亦是属于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须菩提,这又是什么原因呢?如若是分别执着无上正等正觉法相是没有的,即是分别执着无上正等正觉法相不可取,以及也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也悉皆是不可心取的,也亦是分别执着空有与空空等等,也亦是属于分别执着 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

所谓的我执,即是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所谓的法执,即是分别执着具有一个法可以证得到无上正等正觉,以及认为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悉皆是不可以分别执着的,即是分别执着空无相,或者是分别执着非法相。我执生烦恼障,法执生所知障。

修行首先要放下我执,能够真正的彻底放下我执,即是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烦恼障,即是真正的证得到了有余涅槃,也就是真正的契证了二乘声闻缘觉阿罗汉圣果了。如若是能够真正的彻底放下法执,也就是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所知障,以及也就真正的契证了无余涅槃,而且也确确实实地是契证了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从而得知,修行就是彻底断除掉了我执与法执,以及也就是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烦恼障与所知障,而且也就是真正的超越有余涅槃契证无余大涅槃。故此在修行的过程,必须要彻底的放下所有一切万法,不单单是要彻底的放下所有一切世间法,即使是佛法也必须要彻底的放下。

无论是善根福德因缘功德深厚的持戒修行者,还是能够真正的生起一念净信,还是能够真正的生起一念清净心,悉皆是因为他们能够真正的于修行过程中,真正的做得到无相离相,即是真正的彻底放下了我执与法执。能够真正的放下我执,即是我空。能够真正的彻底放下法执,即是法空。二乘圣众能够真正的契证我空,证得到有余涅槃。大乘菩萨圣众能够真正的契证法空,从而证得到无余涅槃。我空也称作为人空,即是真正的断除掉了我执。法空也称作为无法相,即是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法执。

在没有真正的觉悟之前的所有一切众生,见到所有一切境相,见到所有一切法相,悉皆是分别执着求取,也亦是着相。凡夫众生不知道凡所有一切相,悉皆是刹那生灭不住的虚妄相。分别执着种种的境相,分别执着种种的法相,这就是所谓的无明。也就是说,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即是属于生起了无明。虽然凡夫众生能够真正的不去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但是也要去分别执着种种法相,乃至于去分别执着种种的非法相。从而得知,凡夫众生即是分别执着的妄想虚幻者,而圣众则是事过境迁无相离相无所住着,也亦是所谓的没有分别执着妄想虚幻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者。所谓的法相,即是三藏十二部经典的种种名相,而这些名相则是教令所有一切众生来依据修行的善巧方式方法,也亦是教令所有一切众生契证无上正等正觉果德之途径手段而已。三藏十二部经典悉皆是属于过河的舰船,以及也如同交通的一种工具而已,只是运载我们到达目的的一种方式罢了。修行的真实目的则是到达生死涅槃的彼岸,则是究竟圆满成就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故此说,在修行的过程中,必须要无相离相,必须要放下法相与非法相,即是所谓的:“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一念相应一念应,念念相应念念应。一念相应即是所谓的彻见法身如来,一念相应即是所谓的现前当下即身成佛。能够真正的一念无相离相,能够真正的一念离四相决百非,不单单是能够真正的获得到犹如十方虚空法界的福德,而且也确确实实地是真正的契证了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所以说,一念无相离相,一念离四相决百非,即是真正的人性起修,即是真正的见性成佛。如若是求取境相,如若是着相,如若是生起了种种的分别执着,即是迷惑颠倒,也称作为迷性。如若是能够真正的见相而不分别执着相,如若是见相不着相,如若是见相不取相,即是真正的无相离相,以及也称作为离四相决百非。如若是取相,如若是分别执着诸相,如若是着相,即是分别执着诸法相,也就是所谓的取法,也亦是着法相。所谓的法相,无非即是实有与非有,也就是分别执着实有与非有。在修行的过程中,能够真正的不分别执着实有与非有,即是真正的不分别执着空有二边,从而才能够真正的行中道了义,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悟道证果。

(三):结显中道:

1:以双离结成:——(第三十节)

经文——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

简注——所谓的是故,即是所以、故此、因此等等的意思。所谓的不应,即是不应该、不能够、不可以等等的意思。所谓的取,即是分别执着。所谓的法,即是法相。所谓的非法,即是非法相。

直解——所以说,不应该分别执着法相,也不应该分别执着非法相。

浅释——此段经文则是讲说,释迦牟尼佛教令须菩提,也亦是教令所有一切众生,在修行的过程中,不应该分别执着法相,以及也不能够分别执着非法相,才能够真正的契证无余大涅槃的果德。

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悉皆是凡夫众生所分别执着的所有之假相。而除了此四相之外,还有法相、非法相、断灭相等等。所有一切诸相,悉皆是属于凡夫众生的心相,即是凡夫众生内心之中所生起的种种虚妄假相,也就是凡夫众生民生起的烦恼尘劳。无论身相的有形相与无形相,悉皆是属于从内心之中所生起来的相,也称作为心相。但是心无相,心无形,也唯有真正的生起实相,才能够契证佛果圣德。所谓的有形相,即是指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一合相等等身相。所谓的无形相,即是从内心之中所生起的种种形相,即是从内心之中所生起的种种心相。也就是说,无论是分别执着法相,还是分别执着非法相,悉皆是属于分别执着,也亦是属于法执,即是所谓的所知障。

所有的一切万法,可以概括为实有与非有,也就是有为法与无为法。如来讲说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悉皆是为了救度所有一切众生究竟圆满脱离三界生死苦厄,到达自在安乐的大涅槃。到了大涅槃的彼岸之后,如来所讲说的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也必须要放下,也必须要彻底的舍弃掉。如若是不能够真正的舍弃掉,就如同一个人携带交通工具生活一样,这个交通工具就变成了这个人的一个生活障碍,也就是成了这个人的一个累赘,从而致使这个人不自在不快乐不安乐等等。

分别执着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之实有法相,即是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如若是分别执着所有一切万法名相本性都是空,或者是分别执着所有一切万法名相本性都是无有,即是分别执着空无法相之非法相,这也悉皆是属于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所以说,在修行的过程中,不单单是不能够去分别执着所有一切万法的实有之名相,而且也不能够去分别执着所有一切万法空无法相,即是不分别执着空,也不分别执着无。以及也就是不分别执着有为法,也不分别执着无为法。即是真正的不取于法,不取于相。

所谓的非法,即是无,也称作为空。所谓的无非法相,即是空亦空,也称作为空空,以及也称作为俱空。所谓的我空,即是人空。这个我则是妄想分别执着的根源,这个我则是妄想烦恼惑业的根源,这个我也亦是因缘所生,亦是缘生缘灭的因缘和合相,了不可得,当体皆空。能够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我执,即是称作为我空,也称作为人空。所谓的法空,即是无法相。法也亦是种种的因缘和合生成的,种种的万法也悉皆是因缘和合所生,即是缘聚则生,缘散则灭。故此 所有一切万法,也悉皆是无自性,了不可得。所谓的空空,即是毕竟空。毕竟空则是对于有而说空,即是说这个空也亦是属于有,空空也亦是因缘所生,也亦是无有自性。二乘圣众则是彻底的断除掉了我执,也就是真正的降伏住了我空,从而超越了三途六道生死轮回苦厄,契证有余涅槃。但是二乘圣众还没有真正的降伏法执,还有法执的存在,以及也没有真正的契证无余大涅槃。也就是说,二乘圣众则是属于法执圣众,则是属于有余涅槃者,则是属于三界苦厄的众生。大乘菩萨圣众不单单是真正的降伏了我执,而且也真正的降伏了法执,即是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我执与法执圣众。虽然大乘菩萨圣众还有微细的无明没有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了,但是已经获得到了无余大涅槃的圣德。也就是说,大乘菩萨已经彻底的破除掉了法执,真正的契证法空的境界。而二乘圣众也只是彻底的断除掉了我执,也只是证得到了我空的境界。也唯有佛才真正的契证了本性本空真实妙有的境界,也就是说,诸佛如来真正的念念起心动念不住空、不住有,真正的无相离相,真正的离开了空有二边行持中道者,即是真正的彻证本心本性者。

2:引筏喻显义:——(第三十一节)

经文——以是义故,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简注——所谓的以是义故即是因为这个原因、即是由于这个原故腹痛发热意思。所谓的如,即是如同、比如等等的意思。所谓的筏,即是木筏、舰船、车等等的意思。所谓的喻,即是比喻、譬如、假如等等的意思。所谓的者,即是一样、同等、相同等等的意思。所谓的尚,即是尚且、而且、并且等等的意思。所谓的应舍,即是应当舍弃、应该放下等等的意思。所谓的法,即是佛法、佛道、佛果、无上正等正觉法门等等的意思。所谓的非法,即是不属于佛法佛教之中的教理教法。

直解——因为这个原故,所以如来常常在讲经说法时说,你们比丘,既然已经通达明了如来所讲说的佛法,就如同流过河流的一个木筏一样,也就是常常运用木筏来比喻佛法,等到流过了河流之后,就要把木筏舍弃掉。佛法也亦是如此,佛法尚且也要真正的舍弃掉,又何况是非佛法了,就更应该舍弃掉,才能够真正的契证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

浅释——此段经文则是讲说,

道是方法,道是途径手段。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悉皆是属于方法,也称作为手段途径。修行的根本目的,则是究竟圆满成就自己的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所以说,方法手段途径,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并不是真正的究竟皈依之处所。因此说,修行的目的则是降伏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修行的目的则是彻底断除掉我执与法执,修行的目的则是超越三界生死苦厄,修行的目的则是究竟圆满成佛。但是断烦恼证菩提,也必须要具有正确的方法,也必须要具有正确的教理教法,而三藏十二部经典即是佛陀讲说的正确方法。能够真正的依照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来修行,就可以究竟圆满获得到无上正等正觉的菩提果德。如若是真正的契证了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之后,也必须要把三藏十二部经典的教理教法彻底的放下,也就是舍弃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即是所谓的放下法执。如若是不能够真正的彻底放下法执,即是分别执着法相,也就是没有真正的契证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

脱离三界生死苦厄,彻底斩断尘世烦恼惑业,必须要依照三藏十二部经典之中的教理教法来如理如法修行。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就如同流过河流的舰船一样,也亦是如同我们到达目的的交通工具一样,只是属于一个手段方法途径罢了。如若是我们真正的到达了目的,如若是我们已经流过了河流,我们所使用的舰船,我们所使用的交通工具,就必须要舍离,也就是必须要从舰船之上下来,必须要从交通工具下来,才真正的到达了目的。如若我们不能够真正的舍离舰船,如若我们不能够真正的放下交通工具,即是还在使用这个舰船,即是还在使用这个交通工具,即是还在舰船之上,即是还在交通工具上。所以就是没有真正的到达目的。也唯有真正的舍弃舰船,也唯有真正的舍弃交通工具,才真正的到达了目的,才真正的登上了河流的彼岸。所以说,不能够真正的舍弃舰船,不能够真正的舍弃交通工具,就是没有真正的到达目的,也就是没有真正的流过河流,即是还在河流之中,即是还在行使的路途之中。故此说,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并不是我们的究竟目的,也并不是我们修行的根本目的。因此必须要舍离,必须要放下,即是所谓的:“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悉皆是属于流过河流的舰船,悉皆是属于到达目的交通工具。佛法就如同过河的舰船一样,如若是还有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存在,就是没有真正的流过河流,即是还在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的河流之中。所以说,在没有真正的渡过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的河流之前,必须要依靠这个舰船。没有舰船就不能够真正的渡过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的河流。但是使用这个舰船渡过了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的河流之后,就必须要从舰船上下来,也就是必须要把这个舰船舍弃掉,才能够真正的登岸。如若是不能够真正的舍离这个舰船,如若是不能够真正的舍离舰船登岸,就是没有真正的渡过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的河流,就是仍然在妄想分别执着烦恼惑业的河流之中。故此说,佛法则是修行的方式方法,佛法则是途径的手段。而真正的目的,则是彻底的斩断尘世烦恼惑业,脱离三界生死苦厄究竟圆满契证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虽然三藏十二部经典教理教法,则是属于方法途径手段,但是并不是属于修行的真正目的。

如来所讲说的三藏十二部经典,如来所讲说的法,悉皆是救度所有一切众生脱离三界生死苦厄,究竟圆满契证大涅槃果德彼岸的方式方法。等到了大涅槃彼岸之后,如来所讲说的三藏十二部经典,如来所讲说的所有一切教理教法,都要真正的舍离。不单单世间法要舍离,而且佛法也要舍离,才能够真正的获得到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其实舍离所有一切万法,即是舍离所有一切妄想分别执着。也就是说,舍离法即是舍离心,舍法即是舍心,舍法即是舍妄想执着。法尽心尽,法绝心绝。所以说,舍法即是舍心。如若是还有一法存在,即是还有妄想执着存在。舍法即是舍心,舍心即是舍法,心法俱舍,心空法空,即见如来。故此说,所谓的修行,即是一个舍离,也就是舍尽身心。佛法即是舍离的方式方法,佛教即是舍离的教育。

修行就是用心,如若是错用了心,就会取相,也就是生起妄想执着。修行就是用真心,修行就是用直心,修行就是用清净心,修行就是用平等心,修行就是用觉悟心。如若是在修行的过程中用错了心,如若是在修行的过程中错误地认为意识觉知心即是真心,就会借用这个意识觉知心来进行取相,即是运用这个意识觉知心来进行分别执着,故此也分别执着种种的法相等等。从而感召生死苦厄果报,以及轮回三界之中。修行即是运用意识觉知心来修行,如若是意为觉知心分别执着,就会感召苦厄的果报。如若意识觉知心舍离因缘和合的所有一切虚妄相,也就是舍离所有一切万法之法相,即是所谓的一念净念,也称作为一念净信,以及即是所谓的清净心平等心觉悟心。

 

阅读(37)评论(0)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