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了义拾贝录》之三一九

[ 2017年07月26日 ]

    《了义拾贝录》之三一九

 

佛法虽然亦有八万四千法门,但是也亦是可以概括为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这六度,以及也亦是可以概括为戒、定、慧这三学。也就是说,修行虽然可以概括为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这六大法门,其实质则是修持成就戒定慧三学的真实功夫。以及佛法也亦是可以概括为一布施法门,即是所谓的舍,也称作为彻底的放下。所以说,修行即是修持放下的真实功夫。戒定慧三学,则是对治悭贪、瞋恚、愚痴这三毒惑业。六度之中的布施则是对治悭贪,持戒对治毁犯,忍辱对治瞋恚,精进对治懈怠,禅定对治散乱、般若对治愚痴。

 

布施即是舍离,布施即是放下。所谓的布施,即是真正的舍离,也亦是彻底的放下。佛法则是布施舍离放下的方法,佛教则是布施舍离放下的教育。所谓的戒定慧三学所舍离的,即是舍离悭贪、瞋恚、愚痴这三毒惑业。而于六度之中舍离的,布施即是舍离一切法,持戒即是舍离贪瞋痴三毒,忍辱即是舍离瞋恚,精进即是舍离懈怠,禅定即是舍离散乱,般若即是舍离愚痴。世间人听经闻法舍离贪爱娱乐来学佛,天人舍离欲界上升到色界,以及舍离色界上升到无色界,如若是能够真正的舍离我执,即是获得到阿罗汉圣位。如若是能够真正的舍离法执,即是属于大乘菩萨的圣位。如若是能够真正的舍离娑婆世界,则是带业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的国土之中。故此说,布施一法包括所有一切法,布施即是一切佛法。布施即是舍离,舍离即是放下。唯有真正的舍离放下,唯有真正的无想布施,也唯有真正的无所住而行布施,才能够真正的行菩提道,才真正的是上求佛道下化所有一切众生,以及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大乘菩萨。

 

所谓的无所住,即是不分别不执着,念念皆空,物来则应,过去不留。即是事来即应,事过境迁。凡夫众生分别执着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二乘阿罗汉分别执着有余涅槃,虽然能够真正的舍离我执,但是不能够真正的舍离法执,即是属于法执众生。虽然大乘菩萨已经是真正的舍离了我执与法执,无所住着上求佛道下化所有一切众生,但是仍然还有无明烦恼惑业没有真正的彻底断除掉,也必须要福慧双修,悲智双运,广修六度万行,从而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成就自己的无上正等正觉菩提道果。

 

修行并不是走场,修行并不是作秀,修行则是真实的信受奉行,也就是所谓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凡夫众生不能够真正的摆脱烦恼苦厄,悉皆是因为凡夫众生对于世间的名闻利养五欲六尘,也就是对于红尘之中的种种诱惑太过于执迷贪恋,也亦是太过于分别执着。能够真正的放下执迷贪恋的名闻利养五欲六尘,也亦是真正的远离了执迷贪恋的红尘。能够真正的看破五欲六尘的祸患,能够真正的放下五欲六尘的贪求执着,即是真正的大智慧。如若是能够真正的平等对待所有一切众生,即是所谓的慈悲。真正的具足了大智慧与大慈悲,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大菩萨。所以说,大菩萨能够真正的舍去自我的得失利益,能够真正的放下自我得失的内心求取与贪恋,发起广大的菩提心愿,上求佛道下化所有一切众生,即是真正的在本质上最极第一殊胜的无相布施行为,即是真正的将自己所具足的所有一切福慧功德,全部给予所有一切众生,即是真正的把自己的所有一切财法与无畏,全部布施给予所有一切众生。从而得知,菩萨修行六度万行,则是可以概括为一布施度,也亦是可以概括为一舍离,即是简称为舍。能够真正的舍离,能够真正的无相舍离,即是真正的彻底放下。

 

所谓的不住,即是不执着,也亦是真正的放下,以及也就是彻底的舍离,而且也称作为无相布施等等。如若是生起了分别执着,如若是生起了着相。即是六根接触六尘,生起了种种的贪恋执着,即是着相。如若是生起了执着,如若是着相了,即是生起了种种的分别执着妄想烦恼惑业,也亦是生起了求取贪爱与憎恶等等。所以说,分别执着的布施,有相的布施,有所住的布施,有所求取的布施等等,所获得到的功德利益,悉皆是具有一定限量的。也唯有真正的无相布施,也唯有真正的三轮体空布施,也唯有真正的无所住布施,才能够真正的获得到无量无边的功德利益。从而得知,有相的布施,有所求取的布施,悉皆是属于三界生死苦厄的布施果德,悉皆是属于染污了自己的清净心的布施,以及也亦是障蔽自己的觉性的布施。

 

修行即是修福积慧,着相布施则是属于修福,无相布施则是属于修慧。能够真正的不住相而行于布施,即是真正的福慧双修。虽然福慧是究竟圆满成佛的唯一资粮,但是必须要通过种种的无相布施来修证福慧,必须要通过种种的无住布施来证得福慧。也就是说,所有的一切福慧,悉皆是通过种种的无相布施所获得到的果德。如若没有真正的福德,就不能够真正的听闻得遇到佛法。如若是没有真正的大智慧,就不能够真正的奉持佛法。所以说,也唯有福慧双修,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成佛。也唯有真正的悲智双运,才能够真正的自度度他。

 

福德与功德则是不相同的,福德能够真正的给予别人,也能够给予所有一切众生。但是功德则是不能够给予别人,也不能够给予一切众生的。也就是说,我们能够真正的去享受别人的福德,但是却是享受不了别人的功德,功德则是自修自享受,功德则是自修自受用。布施善行的种种福德,称作为人天福德,也称作为人天福。能够真正的悟道,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成佛,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大福德。也就是说,真实的大智慧,真实的大般若,才真正的是属于佛果圣位的真实功德。

 

在修行的过程中,能够真正的无相布施,能够真正的不着相布施,能够真正的无住布施,即是真实的大智慧,也亦是真实的大功德。也就是说,无住即是般若智慧,无相即是真实智慧。般若无相,般若无住。般若不住一切万法,而凡夫众生则是法法所住。般若不分别执着所有一切万法,凡夫众生即是处处分别执着。故此凡夫众生不能够真正的证得真实的大般若智慧。如若是真正的欲想求取真实的般若大智慧,就必须于所有一切万法无住,即是不单单要不住财色名食睡,乃至于不住佛的的三身四智五眼六通,才能够真正的获得到直视的大般若智慧。即是古人所讲说的,不与万法与伴侣者,即是真实的大般若智慧。所以说,也唯有真实的大般若智慧,才真正的是究竟圆满具足六度万行。也唯有真实的大般若智慧,才能够真正的庄严佛土。也唯有真实的大般若智慧,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成就自己的菩提道果。也就是说,也唯有真实的具足大般若智慧,才真正的上求佛道下化所有一切众生。譬如:观音菩萨获得到般若,寻声救苦。普贤菩萨获得到般若,六度万行齐修。文殊菩萨获得到般若,教令所有一切菩萨发大菩提心,契证根本智。地藏菩萨获得到般若,发大誓愿:“空地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从而得知,般若统摄六度万行,般若统摄所有一切万法。

 

于六度之中,布施则是居于首位。以及布施也亦有财布施、法布施与无畏布施这三种类别。能够施舍能别人财物,即是属于财布施。能够讲经说法,教令众生破迷开悟,即是所谓的法布施。能够无所畏惧救济所有一切众生的危难疾苦,即是所谓的无畏布施。

 

所谓的菩提心,即是不住一切法,也就是所谓的无相布施。菩提心不住所有一切万法,菩提心则是无相布施,菩提心则是真正的看破彻底的放下,菩提心则是真正的舍离。从而得知,所谓的菩提心,即是真正的不住生死、不住涅槃、不住六根六尘六识、不住欲界、不住色界、不住无色界,乃至于不住三界九地契证的果德等等。菩萨于法应无所住,不住即是布施,不住即是般若。所以说,所谓的不住,也就是真正的内在舍离悭贪、瞋恚、愚痴烦恼惑业,以及外在利乐所有一切众生。即是所谓的内舍贪瞋痴,外利有情众。

 

菩萨于一切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不住一切法,即是无相布施,也亦是无住布施,即是所谓的三轮体空布施。布施度悭贪,无相三轮体空布施,即是布施波罗蜜。菩萨于一切法,应无所住,行于持戒,即是真正的自性清净。持戒度毁犯,持戒能够真正的舍离破戒的妄想,能够真正的以戒为师上求佛道,即是真正的持戒清净。以及能够真正的以戒为师来利乐所有一切众生,即是真正的下化有情。菩提心不住一切法,菩提心在尘不染尘,菩提心在欲而能离欲,即是真正的持戒波罗蜜。菩萨于一切法,应无所住,行于忍辱,不住即是不生,不生起种种的烦恼,即是真正的忍辱波罗蜜。菩萨于一切法,应无所住,行于精进,用功不住法,用功不住时,即是真正的精进波罗蜜。菩萨于一切法,应无所住,行于禅定,万法皆空,了无所得,即是真正的禅定波罗蜜。菩萨于一切法,应无所住,行于般若,菩萨于六根、六尘、六识等十八界一切法无所住,无住即是般若,无住即是真实相,也亦是真正的般若波罗蜜。菩萨于一切法,应无所住,行于无相布施,即是真正的不住色声香昧触法布施。也就是说,菩萨不住色声香昧触法,即是不单单是真正的无相的布施,也亦是真正的无相持戒、无相忍辱、无相精进、无相禅定、无相般若。

 

所谓的修行,即是布施,也亦是无相布施,即是真正的舍离,也称作为彻底的放下。能够真正的于一切法无所住,能够真正的舍离所有一切法,能够真正的彻底放下所有一切法,即是真正的于一切法无所住而行于布施,以及也亦是真正的应无所住行于般若。所谓的法,即是五蕴、十二入、十八界一切万法。所谓的五蕴,即是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这五蕴。所谓的蕴,即是积聚的意思。所谓的色蕴,即是色法之积聚。所谓的受蕴,即是身心所感受之积聚。所谓的想蕴,即是内在所感受之积聚。所谓的行蕴,即是一切行为之积聚。所谓的识蕴,即是第七识之积聚,也亦是指眼耳鼻舌身意识与意根的第七识这七识。所谓的十二入,也称作为十二处,即是六根与六尘的合称。所谓的六根,即是眼耳鼻舌身意这六根。所谓的六尘,即是色声香昧触法这六尘。所谓的十八界,即是六根、六尘、六识的合称。

 

应无所住即是不住法相,行于布施即是不住非法相。不住即是般若,无住行于布施即是大行,降伏即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无住即是大智,行于布施即是大悲。悲智愿行究竟圆满具足,即是真正的大菩萨。着相布施,有所住布施,有所执着分别布施,所获得到的功德利益,悉皆是属于有限量的,以及也亦是属于福德等等。如若是能够真正的无相布施,如若是能够真正的不着相布施,如若是能够真正的无所住布施,所获得到的福德,则是无量无边无限量,而且所修持的也确确实实地是属于真正的功德。也就是说,有相布施,着相布施,住相布施,有分别执着的布施等等,悉皆是属于积累增长福德。也唯有真正的无相布施,无所住布施,不着相布施,没有分别执着的布施等等,才真正的是属于积累增长功德。虽然是同样的布施,由于发心不同,由于所求取的不相同,故此所获得到的真实利益也亦有种种的差别。

 

所谓的不住相布施,所谓的不着相布施,所谓的无相布施,即是内不见有布施的我相,外不见有布施有物相,以及也不见有受布施的人相,也就是所谓的三轮体空。布施时若是存在我相,存在一个有我的布施,将来便有一个有我的果报,这就是所谓的我相。菩萨行种种的布施时不住我相,周遍法界,供养十方法界所有一切众生,故此功德无量无边无限。布施时若是存在一个人相,即是存在一个受布施的人相,就是有了拣择的进行布施,也亦是分别执着的布施,所获得到也就是具有一定的限量。如若是在布施的时候,不住于人相,不分别执着人相,没有所布施的人相,则人相无量无边无限,才能够真正的上供诸佛如来,下济所有一切众生。无论是福德,还是功德,悉皆是无量无边无限的。若是布施时不住物相,即是不分别执着布施的物相,物相就无量无边无限,所布施的物就能够真正的周遍法界,而所布施的物也就是能够真正的周遍法界,以及所获得到的福德功德等等,也亦是属于真正的无量无边无限。从而得知,着相布施,住相布施,分别执着的布施等等,悉皆是属于具有一定限量的布施,不能够真正的周遍法界,也不能够真正的上供十方诸佛如来,以及也不能够真正的下济十方法界所有一切众生。也唯有真正的无相布施,也唯有真正的不住于相的布施,才能够真正的周遍法界,才能够真正的上供十方诸佛如来,以及也才能够真正的下济十方法界所有一切众生,而且才能够真正的获得到无量无边无限量的福德与功德等等。

 

所谓的无相布施,即是不住一切法相。也就是真正的不住施者、受施者、布施之行、布施之时、布施之处所、布施之因缘、布施之果报等等所有一切法相。诸大菩萨圣众了知一切法虚幻不实,当体皆空,了无所得,故此能够真正的不住相布施。然而世间的凡夫众生,行持种种的布施,悉皆是为了求取种种的果报,也亦是为了求取种种的福德,才进行布施,即是具有种种求取性质的布施,即是具有种种目的的布施。有的人布施则是为了求取福德,有的人布施则是为了求取功德,有的人布施则是为了求取智慧等等。由于布施具有一定的局限性,不能够真正的上供十方诸佛如来,也不能够真正的下济十方法界所有一切众生。故此布施则是属于具有一定限量的,而且也获得到的果报,也亦是具有一定限量的。

 

所谓的福德,即是指福慧,也亦是指福报与功德,以及也就是所谓的福德与功德。所谓的福慧,即是福报与大智慧。所谓的福德,即是福报,也亦是三途六道之福报,而且也亦是人天福报,并且也亦是二乘阿罗汉福德等等意思。所谓的功德,即是功夫与德行。福德能够给予于别人,也能够给予于所有一切众生,福德能够真正的与所有一切众生共同享受,但是功德只能够真正的享受,不能够真正的给予于别人,只能够利乐所有一切众生,但是不能够真正的给予于所有一切众生。也就是说,福德能够真正的给予于别人,但是不能够真正的利乐于别人。虽然功德不能够真正的给予于别人,但是能够真正的利乐于别人。从而得知,人生最大的福德,即是超越三界生死苦厄。人生最大的福德,即是究竟圆满成佛,也亦是真正的契证无上正等正觉菩提果德,以及人生最大的福德,即是能够真正的听闻得遇到无上甚深微妙法。

 

所谓的福德,也亦有两种类别,即是人世间的人天福德,也称作为鸿福。另外一种则是属于出世间的福德,也称作为清福。鸿福是属于世间法,清福则是属于出世间法。而于通常所讲说的福德,即是指福报。而所谓的功德,则是积功累德,也亦是日常生活之中所积累的真实功夫。所谓的功,即是日常生活之中所积累的修行功夫。所谓的德,即是日常生活之中所积累修行功夫获得到真实结果,也就是日常生活之中积累修行功夫所获得到果德。虽然福德在大,虽然福德在殊胜,但是也只是属于福报,也只是属于生死苦厄的果报。也唯有真实大智慧所成就的功德,也唯有真实的功德,才能够真正的超越三界苦厄,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成就自己无上正等正觉的菩提果德。也就是说,我们学佛,我们修行,我们布施供养等等,并不是为了求取福德,而是为了获得到真实的功德,也亦是获得到真实的大智慧,也亦是真正的证得到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所以说,我们学佛,我们修行,则是为了究竟圆满成佛,而并不是为了求取人天乃至于三界之内的种种福德。而于《观经》之中,则是把福德概括为三种类别,即是人天福德、二乘福德、大乘福德这三种类别,即是所谓的《净业三福》。其一者: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其二者:受持三皈,具足众戒,不犯威仪。其三者: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

 

佛法亦是布施的方法,佛教亦是布施的教育。布施本来则是摄一切菩萨行,布施本来则是以诸法为缘起,诸法缘起本来无限量无边际。能够真正的无所住行布施,能够真正的无相布施,福德即是真正的无限量无边际。如若是有所住布施,如若是有所执着布施,即是局限了福德的边际,福德也就具有了一定的限量,从而福德就变成了福报。本来限量无边际的福德,因为在布施的过程生起了分别执着,也亦是由于有相,也就是由于有所住,故此变成了有限量地边际。从而得知,虽然布施能够真正的获得到福德,但是不一定能够真正的获得到真实的功德。着相布施,有相布施,有所信布施,唯有福德,而没有真正的功德。如若是能够真正的无相布施,不着相的布施无所住布施,不单单是真正的具有福德,也确确实实地具足真实的功德。所以说,有相布施没有波罗蜜,唯有真正的无相布施才真正的具有波罗蜜。具有波罗蜜的布施,才能够真正的具足功德。如若是没有真正的具足波罗蜜的布施,也只能够具有福德。故此说,也唯有真正的具足波罗蜜的布施,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度到生死彼岸,才能够真正的度生死涅槃。福德不能够真正的解脱一个人的生死苦厄,也唯有真正的大智慧才能够真正的解脱一个人的生死苦厄,也唯有真实的大智慧才能够真正的断烦恼证菩提,也唯有真实的大智慧才能够真正的究竟圆满成佛自己的菩提道业,也唯有真实的大智慧才真正的是解脱资粮。所以说,菩萨具有大智慧,不单单是能够真正的不住相,能够真正的离相布施,而且也能够真正的不住色声香昧触法等等六根六尘六识,来如来如法修持种种八万四千法门。

 

东西南北,与上下四围这十方,则是世间法,则是世间人所施设的,以及也亦是随顺世间习俗而讲说。而虚空则是一个施设的名相,而实则并没有虚空这个法。虚空则是因为有色地之对称,亦是属于依色法而言,而世间人则是认识虚空实有。所谓的虚,即是虚无。所谓的空,即是空无。也就是说,所谓的虚空,则是无的意思,也亦是无的别称。虚空本来则是无有实体,也没有形质,空无障碍,不为色法所障碍。虚空本来无有边际,即是本来虚无形质。无边无际,无有形质,即是所谓的真实广大。以及无有形质,即是真正的无相,也亦是真正的无有形相。无相的布施,无所住布施,无有分别执着的布施,所获得到福德,也亦是如同无相之虚空一样,无际量的广大,不可思量的广大,不可思量的无限量。所以说,因为无边际,所以广大。因为无有边际,所以不可思量。

 

无论是世间法,还是佛法,悉皆是假名而已。十方尽虚空遍法界,所有一切法,悉皆是假名而已。无有定法可得,即是真正的无住,也亦是真正的无相。十方法界,悉皆是一念之心。佛与众生,也亦是一念之心。

 

而于十方世界之中,最广大者莫过于虚空法界。而于所有一切法性之中,最广大者莫过于佛性。凡是所有一切有形有相者,悉皆是属于有限有量,也唯有真正的无形无相的虚空,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广大。凡夫众生的心性则是具有一定的限量,譬如恶性不含有善性,善性也不含有恶性。而且刚性与柔性,也亦是不能够真正的共存的。所以说,世间的所有一切法,乃至于所有一切凡夫众生等等,悉皆是具有一定限量的,也唯有佛性则是无限量广大。虚空无有相,虚空无有形,所有一切万法也悉皆是无有相。如若是执着分别虚假名相,如若是不能够真正的离相,就不能够真正的获得到真实的大解脱大自在大安乐。佛性本来没有我人众生寿者这四相,如若是生起了我人众生寿者这四相,即是凡夫众生,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佛性,只能够称作为众生性,即是属于凡夫众生的性体,而不属于佛的性体。菩萨通达明了这个理体,能够于布施时不着相,也就是能够真正的离相布施,故此所获得到的福德,就如同十方虚空法界一样无有限量无有边际。

 

无相布施,无所住布施,离相布施等等,必须要具足身口意三业。也就是说,也唯有真正的具足身口意三业清净的布施,也唯有真正的具足身口意三业无相离相的布施,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运用五蕴行布施,也称作为大乘菩萨之布施。真正的能够做得到了无相离相布施,就能够真正的获得到五种功德,即是真正的获得到色身、寿命、安乐、力气、辩才这五大功德,也亦是经典之中所讲说的:“色、命、安、力、辩”这五种果报。因此说,无相离相布施,所获得到的福德,就如同虚空法界一样广大无限量无边际的不可思量。

 

布施又有净施与不净施的差别,也亦是清净的布施与不清净的布施之差别。清净的布施所获得到的果报广大,不清净的布施所获得到的果报狭小。所谓的净施,也亦有三种类别,即是物净、田净、心净这三种类别。所谓的物净,即是所布施的财物,则是清净的,即是洁净的财物。如若是运用不正当的财物来布施,如若是运用不清净的财物来布施,即是属于不净施。所谓的田净,即是布施的对象,则是属于清净的福田。布施的对象 清净的福田,才能够真正的获得到广大的果报。这是因为福田清净,故此所获得到福报才真正的广大。所谓的心净,即是布施之心清净,也就是所谓的不住相布施,以及也就是所谓的无相离相布施。故此说,大智慧者去布施,就能够真正的做得到五种布施,即是至心施、自手施、信心施、时节施、如法求物施这五种布施。所谓的至心施,即是运用真正的至诚心来进行布施,从而真正的无相离相布施。所谓的自手施,即是亲自布施,不借助其他别人之手来进行布施。所谓的信心施,即是相信布施所获得到的果报不会失去,有布施之因,就必定有布施之果报。所谓的时节施,即是依照时节因缘来进行布施,也亦是应缘随机来进行布施。所谓的如法求物施,即是所用来布施之财物,必须要是如理如法所获得到的,并不是非法所求取之财物,即是不能够去运用非法财物来进行布施,也亦是不能够运用不正当手段求取的财物为进行布施。

 

由于布施的对象之差别,也亦有所获得到的果报之差别。虽然一切众生悉皆是未来诸佛如来,但是布施供养诸佛如来所获得到的果报,就比供养布施一切众生所获得到的果报殊胜。而于《菩萨优婆塞戒经》之中说,布施给畜生,得百倍果报。布施给一个破戒僧人,得千倍果报布施给持戒大修行者,得十万倍果报。布施给一个外道的离欲者,得百万倍果报。布施给一个虔诚修行者,得千亿果报。布施给一个初果阿罗汉,乃至于布施诸佛如来,则是能够真正的获得到无量果报。虽然布施的对象不同,也亦有种种的果报差别。如若是选择圣众来进行布施供养,这也亦是属于着相布施,即是属于有相住相布施,虽然福田大,虽然果报大,但是也亦是具有一定限量的。大智慧的菩萨圣众,无相离相布施,不选择布施的对象,应缘随机进行布施,也就是能够真正的平等普施,故此报获得到的果报,悉皆是无限量广大。

 

虽然布施就能够真正的获得到真实的果报,但是亦有三种类别之布施,不能够真正的获得到殊胜的果报。其一者即是先多发心,而后则小与,即是虽然发了大心,但是后来却是没有能够真正的依照发心去进行布施。其二者即是选择恶物持以施人,即是选择破旧与厌恶之财物,去进行作种种的布施。其三者即是即行施已心生悔恨,即是布施了之后,生起了种种的悔恨心念。

 

修持大乘菩提道者,应该发大菩提心,行持大乘菩提教理教法,以及在修持种种的布施时,也要真正的做得到无相布施,真正的能够做得到无相布施,才能够真正的获得到超越三界生死苦厄的果德。也就是说,能够真正的无相布施,能够真正的不住相布施,所获得到的福德也亦是真正的无限量不可思议之广大。所谓的福德,则是布施、供养等等外施所积累的福报,虽然福报与功德非常相近,但是也亦是具有种种差别的。福德也亦有三种类别,即是人间的有漏之福、二乘圣众的无漏之福、佛果圣位的无上福这三种类别。从而得知,所谓的福圆智满,即是福德与智慧悉皆是究竟圆满具足了,才能够真正的称作为佛。所谓的佛,即是真正的福德与智慧究竟圆满具足,也称为两足尊。

 

慈悲则是建立在平等基础之上的,没有真正的平等,就没有真正的慈悲。也就是说,没有真正的平等,就没有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布施无论大小,能够真正的离相布施,即是真正的平等,也亦是真正的慈悲,以及也亦是可以说,平等就是真正的大慈大悲,平等就是真正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真实大智慧的成就,并不是功德所成就的。而是真正的彻底放下所成就的,而是无相离相所成就的,而是不分别不执着所成就的,以及而是无所住所成就的,即是应无所住而成就的。

 

无住而住,即是真正的住于菩提心。无相离相之无住布施,即是真正的安住于菩提心。无相离相之无住布施,布施的功德就安住于无上菩提心。无相离相之无住持戒,持戒的功德就安住于无上菩提心。无相离相之无住忍辱,忍辱的功德就安住于无上菩提心。无相离相之无住精进,精进功德就安住于无上菩提心。无相离相之无住禅定,禅定功德就安住于无上菩提心。无相离相之无住般若,般若大智慧这功德就于无上菩提心。菩萨能够真正的修持六度万行,也能够真正的无相离相无住,无相离相无住之功德,就真正的安住于无上菩提心,这就是所谓的“菩萨但应如所教住”。也就是说,能够真正的依照经典之中的教理教法,来如理如法修行,即是真正的“菩萨但应如所教住”。所以说,所谓的如所教住,即是如理如法修行,也就是真正的依教奉持,以及也就是真正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阅读(19)评论(0)收藏